<nav id="m8ssy"></nav>
  • <input id="m8ssy"><label id="m8ssy"></label></input>
  •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苞谷地

    時間:2016-03-06   作者:元程 錄入:元程  瀏覽量:1242 下載 入選文集
    (注釋:在我老家,玉米叫做苞谷,玉米稈叫做苞谷桿,玉米地叫做苞谷地)光壺流轉,日月如梭。轉眼二十載,還沒明白為什么就已經開始背井離鄉的生活。在我的印象里故鄉就是一片茂密的苞谷地,風吹過來,一川煙草似的。
        鳳凰山往下閃成了一道天然的灣,左邊青龍出頭百步九折回旋成了一個脊,鷹嘴似的,叫做鷹嘴嶺 。我家的苞谷地就在這里。
        小的時候,太陽總是落在對面雄偉的寶珠山上,如同懸掛的一盞射燈,閑散的余光照把整個鷹嘴嶺照得熠熠生輝,晚風習習地從白虎山那邊吹過來,我和我的小伙伴喜歡來這里,或鉆鉆火辣辣的苞谷地,或斗斗憨厚的水牛,或干脆坐在牛背上, 聽風和苞谷地的竊竊私語。
        在我兒時的印象中,苞谷地是純潔的,藏在我的心底,是一個從未開光照人的鏡子,一個永遠不可能被找到的神秘盒子,是禁地。要是那兩個青年男女鉆了苞谷地,必將像亞當和夏娃一樣被趕出禁地,火辣辣地起一身紅包,全身過敏。
        我小時候有個玩伴叫小琴,和我差不多大。聽說有一種指南草可以辨明方向,長著倒鉤,跟狗尾巴草差不多。好奇心驅使我們踏上一段小的冒險旅程。最后在我家的苞谷地里發現了這種草,我和她細心地把倒鉤一樣的東西插進土縫里,啐了兩口唾沫,還真轉了!倒鉤須莫名其妙地指了一個方向,看也看不懂。不多時狂風大作,苞谷地里陰森得恐怖。剛剛太陽的娃娃臉已變成了一張聲色俱厲的老臉,酷似別人家爸爸憤怒時的樣子。
        再后來,小琴得了重病,走了。村里的正墳不讓她進,最后葬在了河里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小琴出去的那天也是下雨,我很郁悶,都是得病死的,為什么小琴就要在河里吶?我心底又多了一個神秘的盒子,但事情往往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小琴走了沒多久,苞谷大叔就讓我看到了其宅心仁厚的一面。
        我叔叔和嬸子搞對象就是和著苞谷面認識的。大嬸說他家的苞谷漿最甜,苞谷疙瘩最香。也難怪,我叔叔為了嫂子頂著朝陽穿著背心一大早掰苞谷,回來手磨出漿,再一大早給送過去。鄰里都說能喝到這樣的苞谷漿,嬸子是吃在嘴里甜在心里,別提多美了。時至今日,他們依然恩愛如初。
        七月份是苞谷正式的收獲季節。還沒等正式成熟,我和我的小伙伴必定先跑到地里掰下幾個,我吶,必定是跑到鷹嘴嶺去掰,那里陽光充足,成熟得最快。趕著家里做早飯,一灶烤出無人能抵的酥香,這家走走,那家逛逛,不為別的,只為香香他們。所以,吃燒苞谷小伙伴們常常是一起的!
        一起吃燒苞谷的小伙伴中有個叫小六,皮膚黝黑,小眼睛,特別麻溜。跟紅樓夢的鳳姐似的,特別能算賬。一起放牛割草,他從來都是割一點就不割。待其他的小伙伴們割好了一起玩打把的游戲,每次都是他贏得多。2003年7月年跟往常一樣,鷹嘴嶺刮過來的風中夾雜著一股苞谷香,苞谷正式成熟了,又是一個收獲的季節,又是一個小伙伴費手搓苞谷的季節!
        每每這個時候,小伙伴們都愁眉苦臉,一籌莫展,恨不得自己是一塊石磨——慢慢磨。大人們為了提高我們的積極性,直接拿錢承包給我們,為了搶天勢,有時間限制。小六家今年收成不錯,預計要打三千多斤,經過商議最終以10元的價格承包給小六。小六欣喜若狂地告訴我們,10元吶,得買多少大刀肉啊!小伙伴們都投去了贊許的目光,之后兩天沒見著他影兒,第三天聽說他拿不動筷子了。他父母從10元中扣除了一部分給他買消炎藥,給他心痛得噢,就像死了舅舅一樣。
        我父親是個手藝人,從外面得來的方法,把板凳放倒,倒掛膠鞋,和著苞谷搓,既不傷手,又有效率。院壩里很快就堆起了幾個苞谷小山,趁著烈日好曬谷,趕緊攤開。一旁的雞前赴后繼的跑過來,看到如此光滑圓潤的苞谷粒,個個餓狼撲食,待肚大腰圓后,松松翅膀,鍍著方步走。走之前還不忘高歌一曲,咯......咯......今年的苞谷多.....
        七月份的底八月份的頭是整理苞谷地收割苞谷桿的季節。我最喜歡去鷹嘴嶺的苞谷地,聽老輩說這里以前是墳場,推墳平地的時候這里提了兩簍白骨吶。不知道是不是土地吸收了亡者的精華,這里生長的苞谷個頭比其他地方大,桿子也比其他地方厚實,在這里的小伙伴也格外開心。
        心有猛虎,細嗅薔薇。我自小骨子里就透著一股野,晚上在鷹嘴嶺學鬼叫,嚇得割草的人心里直發怵。我還拿死蛇嚇過小伙伴,后來被鄰家罵了一頓。現在面對近在咫尺的苞谷桿大叔,我沒有絲毫留情的意思,左手一刀,右手一刀,苞谷桿橫七豎八地倒了下來。啪地一聲,我爸踢了我一腳,
        “看你干的好事!”
        我這才恍然大悟,由于剛才的胡亂動刀,身后留下了一串高高低低參差不齊的苞谷茬,茬子橫截面上凝聚了不少苞谷桿的體液,現在都成了一個個偌大偌小的水珠在閃光。
        “都赤著腳,這么深的茬子劃傷了腳咋塊辦?”
        我的腦袋里立刻出現了自己一個趔趄腳被被苞谷茬貫穿的畫面,好驚險!還是乖乖地跟著父親學正確地割苞谷桿方式。
        “看到起,一手拿刀,一手握住苞谷桿,刀要放平,腳要使勁,這樣割出來的茬子就平整了。”父親意味深長地說。
        照著樣子,我和父親趕在天黑之前整理好了苞谷地,指南草,狗尾巴草和那些叫不出名字的草,還有苞谷桿都一一扎捆,陳列在了路的兩邊。作為獎勵,父親選了一根修長的苞谷桿給我,說挺甜的。  我早就口干了,拿起來就咬。白虎山那邊的風照常吹過來,涼快和甜蜜一起涌上心頭。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子悅 對 星魂依舊花 的評論
    加油哦..
    子悅 對 星魂依舊花 的評論
    不錯呦..
    子悅 對  的評論
    很好..
    子悅 對 星魂依舊, 的評論
    寫的不錯呦,作者加油哦!..
    天龍山 對 莫道夕陽晚 的評論
    萬壑有聲含晚籟, 數峰無語立..
    11选5我可以准确定一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