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m8ssy"></nav>
  • <input id="m8ssy"><label id="m8ssy"></label></input>
  •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二老爺(小小說三題)

    時間:2016-05-28   作者:謎石 錄入:謎石  瀏覽量:964 下載 入選文集

    二老爺

    二老爺是卜大集的“爺”,閻王爺老大他老二,人稱二老爺。實際上二老爺是乞丐,但二老爺的乞討與別的乞丐不同,二老爺乞討是硬討,逢人必討,討資固定,像征稅員征稅一樣,多了不要,少了不行。但二老爺乞討比征稅員征稅要容易多,卜大集有幾個“釘子戶”,征稅員都不能奈何,但二老爺一到,便攻無不克。二老爺乞討日久形成了規矩,凡卜大集誰家有紅白喜事,都要給他下“乞貼”。

    二老爺乞討不靠打不靠罵也不靠兇,主要靠纏,靠那股門神又夾雜瘟神般的讓人毛骨悚然的形貌和死豬不怕開水燙、啃不動咬不爛的牛板筋的賴。二老爺頭大如斗,兩眼珠外突,白里透著血絲,身不過四尺,大肚皮,羅盤腿,一副死豬皮臉,如同一個蛤蟆精。二老爺光棍一條,住在卜大集西街口那座近百年的大鐘上。那大鐘鐘柱高十八米,基圍十三米,鐘柱并無階梯,只是歷經腐蝕,有些凸凹不平。二老爺就利用凸凹攀爬,鐘柱由磚石堆砌,如魚鱗浮雕、巨柱擎天、溝通神靈,整個卜大集就在腳下;鐘剎赤如珠,玉宇瓊樓,有欄桿、飛檐、瓦楞和垂滴,像一頂方型的帽子扣在鐘柱上。二老爺在鐘體背后的凹陷處縫補修整,儼然就了一居住的“世外桃源”了。二老爺每天像壁虎一樣在這大鐘上爬上爬下,練就了一身攀爬的好本領。二老爺住在大鐘上更增添了人們對他的一份神秘和懼怕。這大鐘據說是當地富豪劉鬼頭家族出錢建的,是卜大集標志性建筑。據說有一年發大水,卜大集一片汪洋,大部分人都已經轉移了,少部分來不及轉移的人爬上大鐘,獲救了八十幾人,從哪次大水之后,除二老爺外再沒有看到有過人上過大鐘。

    二老爺在乞討中曾也發生過不服軟的,那就是卜大集打鐵匠劉海。劉海外號劉大錘,長得兇神惡煞,胡子像鋼針,有三個兒子,個個彪肥體壯,力大無窮,這劉海依仗自己“兵強馬壯”,在卜大集黑白通吃,沒人敢招惹。這天,二老爺和往常一樣沿西街向東游弋,來到肉鋪王掌柜的當口,王掌柜一臉堆笑:二老爺早呀,要前腿肉還是后退肉?二老爺面無表情,絲毫不覺,用手指彈掐腿肉,覺得肉質滿意,就順手操起扔到王掌柜面前,從喉嚨地低出:嘍——。王掌柜表示理解,手起刀落,一塊腿骨肉被斬為兩節。二老爺又奔豆腐鋪馬掌柜而去……還不到晌午,二老爺背的大口袋已經鼓鼓囊囊。二老爺正準備打道回府,看見劉海鋪子圍了很多人,便湊了過來。只見劉海正在和稅務人員對峙,稅務人員打著手勢在劉海說著什么,而劉海只顧打鐵,根本不理睬,打鐵聲一聲高過一聲,把兩位稅官的聲音淹沒。劉海赤裸的上身暴著青筋和肌肉,細汗滲出,油亮亮的,劉海不時用腰間搭布擦汗。稅官乘機湊近剛要說話,劉海又掄起大錘,“當”地一聲,火星子四濺,嚇得稅官連連后退。僵持約半小時,稅官見毫無進展,便悻悻而走。圍觀的人群見沒了看頭,也都離去。二老爺個子低,剛才夾在人群里,圍觀的人群離去,二老爺像一尾淺擱的魚暴露在劉海前。劉海抬起頭正好和二老爺來個對眼,只見二老爺向前跨步到臺階,放下布袋子。平時劉海也懶得招惹二老爺,因二老爺討要的很少,賣吃的給吃的,賣用品給現金,大鋪一塊,小鋪五角,犯不上計較,可是今天剛趕走了稅務人員,勝利的氣焰還在熊熊燃燒。劉海看見二老爺并沒有停,繼續掄著錘子,爐火象餓狼的舌頭,貪婪地舔著一把把錚紅的鐵什,火星子在二老爺里瞳孔里跳動著。二老爺見劉海不理睬,便走到風箱側部,堵住劉海加碳的通口,火慢慢小了下來,空氣中彌漫著一種緊張的氣息……

    “這個你要嗎?!”劉海終于忍不住了,倏地一下拔出一條燒得紅得耀眼的砍刀,橫在二老爺面前。二老爺并不答話,也倏地拔出一條燒得通紅的砍刀。劉海以為二老爺要決斗,倒退幾步拿住架勢。誰知二老爺卻把刀貼在自己的胳膊上,“赤”地一聲,頓時一股黑煙,人肉焦味叱鼻。

    “啊——”劉海嚇得呆若木雞,砍刀掉在地上。從那以后,卜大集再沒有人敢向二老爺挑戰。

    劉海自從敗陣二老爺之后,對二老爺一直耿耿于懷。劉海有一次看到二老爺的背影頓發奇想,決定跟蹤一下二老爺,劉海一直尾隨二老爺到大鐘下,看到二老爺捋一捋袖子,躬身抬腳像一只壁虎一樣攀附在鐘壁上,不一會就爬上大鐘。劉海到鐘下模仿二老爺的樣子向上爬,可怎么也爬上去。劉海不甘心,折回鐵鋪,取出虎勾爪,這虎勾爪是劉海為唐泥匠打造的。劉海利用虎勾爪慢慢向上攀爬,爬到頂上,只見有一拱門,破簾子遮著,劉海輕輕挑起簾子往里一看,不禁驚呆了:整個地方被圈成一個半密封的房間,足有十多平方米,最靠里地上鋪著破墊子,破墊上跪坐著大小三個孩子,二老爺側背坐在地上,手里端著一個“毛八大碗”,正在喂三個孩子,臉上洋溢著淡淡的笑容。這三個孩子衣衫襤褸,蓬頭垢面,吃相狼吞虎咽。在這樣一個隔離地面的一個靜謐、低矮、四壁如洗的小屋,這樣一個遠離塵世的喧囂的地方,這里確實是一個令人捫心自問,掏心掏肺的地方。二老爺的背影仿佛一尊佛祖透著神圣的莊重,一股熱浪涌上劉海的心頭。

    “二老爺——”劉海顫巍巍低喊。

     二老爺轉過身,一見是劉海,也有些吃驚,眼睛瞪得溜圓。

    “這些孩子….”劉海疑惑地指著三個孩子問。

    “撿的,都是撿的”二老爺淡淡地回答。

    “呀!這個孩子——”劉海好象發現了什么,走近蹲下身說。

    “一個是啞巴,一個是腦癱,一個是瘸子,好孩子誰會扔呢?可他們也是幾條命呀!”二老爺說。

    “二老爺——”劉海哽咽了,“我,我不該那樣對你……”

     二老爺和劉海后來拜了把兄弟,劉海被稱為“三老爺”。

    再后來,二老爺去世了,劉海家也多了三個孩子。


    三老爺

    劉海,人稱三老爺,和二老爺拜過把子,在卜大集東街頭開鐵鋪,劉海的鐵鋪可是老字號,打出來的家什厚實耐用,刀鋒斧利,錘子、榔頭質密硬實。劉海早年和二老爺一樣做乞丐,因劉海長得的鐵塔一樣,渾身上下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氣,乞討沒有優勢,沒病沒災的,總受人嘲弄,特別是孩童,最喜歡拿劉海戲耍,見劉海來了,就對劉海汪——汪叫,撩惡狗咬劉海,劉海就用討飯棍亂打一通,孩子們見狗敗下陣來,就拾坷垃砸劉海,劉海經常一副狼狽的樣子敗逃。

     劉海感覺丐幫不好混,就依仗一把力氣,在卜大集東街頭才開了家鐵鋪。劉海還有三個兒子,個個也是身強體壯。劉海開了鐵鋪,日子真的就一點點好起來,劉海感覺每天輪著鐵錘,砸得火星四濺的感覺很有派頭,比做要飯神氣多了。

    一次,卜大集的首富劉鬼頭得了一個怪病,右大腿腫得像腰那么粗,疼得劉鬼頭哭爹喊娘,家人把方圓幾十里的醫生找遍了,也沒診斷出個結果,家里人亂作一團,正在火燒眉毛時,街頭來了一個道士,說能治劉鬼頭的病,家人一聽,好像遇到了活菩薩,急忙請到家里。那道士,一見劉鬼頭的大腿,掐著指念念有詞,然后,要來一張紙,在紙上畫了個癩蛤蟆。家人不解其意,便問,道士微然一笑說:施主是癩蛤蟆精變的,被小人下了手腳,才得此怪病。家人不信。道士便叫人到弦河大橋下查看,家人便跑到弦河大橋找,果真看到一個石洞里有一個拳頭大的癩蛤蟆,癩蛤蟆腿上插了一個竹簽,腫得老高。這弦河大橋也是劉鬼頭出錢建的。家人看到這般情形,自然深信不疑,一路小跑回來報告。家人連連對道士作揖,詢問治方。那道士說要打造一個蛤蟆塔,罩住那個癩蛤蟆,不讓它走掉,又要保護它。自然這個任務就落到了劉海身上,劉海按照道士的描述做了一個蛤蟆塔,等做好了,道士一見很滿意,就到大橋下,命人拔掉癩蛤蟆腿上的竹簽,然后,用癩蛤蟆塔罩住癩蛤蟆,不出幾天劉鬼頭的腿病竟然神奇地好了。

    自從劉海給劉鬼頭打造了蛤蟆塔,一時間名聲大噪,生意也是愈加紅火了。 可好光景沒有維持多久,自衛反擊戰那年,劉海因家里男丁多,大兒子就響應號召上了越南前線,可不久傳來消息,大兒子在戰場上犧牲了。

    劉海的二兒子知道哥哥犧牲了,非要去為哥哥報仇,也報名去了前線,最后也沒有回來。

    劉海的三兒子作為烈士家屬被安排在縣棉紡廠上班,沒了幫手,劉海的鐵鋪冷清下來,劉海一下子去了像沒了魂似的,打鐵打的家什總是半生不熟的,欠火候,刀口鈍,柄易折,劉海的生意日漸衰落,鐵鋪門可羅雀,天冷沒生意時劉海經常把爐火偃的很小,劉海坐在爐火旁打盹取暖,這生意一冷清,加上經常思念兒子,容易走神,一次在給一個木匠打家什時,一不小心砸斷了左手三根指頭。

    劉海的鐵鋪沒法開了,劉海還要撫養收留三老爺的三個孩子,沒辦法劉海又開始想著討飯,劉海準備好了討飯家什,來到二老爺墳前,流著淚默默地說:二老爺呀,我還是要飯的命呀!

     之后,人們經常看到劉海帶著三個孩子在卜大集方圓百里流浪乞討,自從劉海重新拿起討飯棍,人們見了劉海,都改叫劉海三老爺,孩童們也不再戲耍他。

      

     黃先

     能在卜大集支攤行醫的,黃先是河西少有的幾個,在豫南,人們稱鄉村醫生為先。黃先能在卜大集支攤行醫,讓附近的同行煞是羨慕。因弦河自西北向東南將大別山西北這塊洼地分為兩塊,弦河亦為兩縣的界線,人們習慣稱東南邊的為河東,西北邊的為河西,這河西的先到河東的地界去支攤是不多見的,不用工商稅務找茬,光是卜大集街上的地痞無賴、流民乞者就夠你受的,如果醫壞了人,那更是了得,賠上老本也脫不了干系。所以,河西的先敢到卜大集行醫的,寥寥無幾,黃先就是其中之一,而且多年來黃先在卜大集行醫不但沒有人滋擾,就連口角也很少發生過,就連卜大集當地的先也瞠乎其后。黃先自然也成了卜大集的響當當的一面招牌。

    黃先的醫技也確實了得,黃先行醫最擅長醫毒瘡,無論是痤瘡、黃水瘡、疥瘡還是要命的天花,經黃先醫治,藥到病除。但光是醫術高,能在卜大集站住腳,是不行的,那些惹是生非的主可不管你有多好醫術,他們只認銀子。而且在鄉村看病,有個習俗,每個先都有自己的勢力范圍,同行一般不得越界,我不到你的地頭看病,你也不得到我的地頭,有一次,黃先的女兒得一一個怪瘡,女婿來請黃先去看病,因女兒嫁的比較遠,不屬于黃先的地頭,黃先也不能看著女兒病痛不管,只得半夜偷偷摸摸去醫治。黃先能像常青樹一樣,在卜大集街頭支攤行醫幾十年,一直是行內的一個迷。

    據說黃先醫毒瘡有個絕門方子,是祖上傳下來的,可惜,這個絕活沒有傳下來,只因黃先的兒子不愿學醫,祖上傳下來的規矩傳男不傳女,黃先有個侄子也做醫生,人們叫他小黃先,本來黃先準備將絕活傳給小黃先的,可是黃先發現小黃先太書生氣,怕傳授給他醫術,反倒害了他,小黃先衛校畢業做了鄉村醫生,治病的法子都是按照醫書上來的,按照他的話說,就是科學,有點自命不凡,他不太相信黃先那一套醫術,最要命的是,他行醫不講當地習俗,不管是誰的地頭,只要病人找他,他風雨無阻。黃先多次勸他不聽,反倒說黃先這樣做沒有遵循醫德,黃先氣得自然不會將絕活傳給小黃先。黃先擔心好像也有些道理,終于有一天悲劇發生了,一次小黃先,給遠村的一個孩子看病,剛給孩子打完針,沒半個鐘孩子就開始抽搐,送往縣醫院途中死掉了。后來法醫死檢是用藥過量,小黃先說,冤枉呀!說我用的量正常呀。原來,小黃先踩了當地閻先的地盤,閻先是個心胸狹窄的人,故意在方子里漏寫了藥劑,導致小黃先重復打了藥。反正人是死在小黃先手里,小黃先跳到黃河也說不清。小黃先被患兒家屬抄了家,賠得血本無歸,小黃先也因此坐了幾年牢。

    黃先繼續在卜大集支攤行醫,一直到老死。他死的時候,卜大集的首富劉鬼頭的兒子居然來送棺,還送了厚禮。在葬禮上,劉鬼頭的兒子對著黃先的墳磕頭。人們這才知道原來當年劉鬼頭的腿病是黃先治好的,黃先之所以在卜大集一直風平浪盡的行醫,原來是劉鬼頭這棵大樹撐著呢。

    原來,當年劉鬼頭得了腿病,請遍了各方醫生都不奏效,才慕名差人來請黃先,黃先不敢越界去行醫,怕同行背后詬病和記恨,況且是這么大一個名人,劉鬼頭為了保護黃先,才請了個道士,那道士原來是劉鬼頭請的道具!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農夫 對 卜算子 國 的評論
    同慶..
    阿呆鳥L.canus 對 秋韻 的評論
    好悠閑,美。..
    阿呆鳥L.canus 對 異國中秋 的評論
    謝謝..
    漫流河 對 示兒 的評論
    ..
    寒士 對 話農家(四 的評論
    細膩..
    11选5我可以准确定一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