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m8ssy"></nav>
  • <input id="m8ssy"><label id="m8ssy"></label></input>
  • 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 >> 內容
    內容

    三月緣曲未了

    時間:2017-04-15   作者:葉偉 錄入:辟谷士  瀏覽量:1570 下載 入選文集

        三月初始,絢麗多姿的春魂,讓人心懷美麗,而三月的春風也會徹骨寒冷。蕭伯納曾說人生有兩出悲劇:一是萬念俱灰,一是躊躇滿志。我很遺憾,我和后一種從來無緣。而前一種,伴隨著劃過寂靜的夜空的三月風雨,便是那春風春雨愁煞人,我的人生在三月里被定格在萬念俱灰的悲劇中,一度不能掙脫。

        剛考上大學那一年,老父親被宣告膽囊癌晚期,為了確診,我們跑了幾家醫院,最后給我們的答案都一樣。我們帶著父親回去,直到現在,老父親身子骨依然硬朗……沒想到,18年后,我遭遇同樣的事情。

        今年進入3月,我右上腹、心窩時常疼痛,半夜會輻射到右肩下背部,陣痛難忍。一直忍到一發病就會嘔吐我才去做了檢查。3月的最后幾天,我被通知去取報告單,醫生見到我,第一句便冷冰冰地問我的家屬怎么沒跟著來。我說我自己來就行。醫生說這不是行不行的問題,是有關于你的病情,應該讓你的家屬知情。我堅持說我自己可以的,是什么情況直接告訴我就行。于是醫生拿出那份報告單,說可以進行手術的。我歷來覺得醫院的報告單并不易懂,加上這次感覺有些不妙,就讓醫生詳細給我解釋。后來醫生說些什么,我沒全聽進去,只記得什么膽囊癌Ⅰ期癌組織就是原位癌,只是在粘膜內,Ⅱ期是已侵及肌層,Ⅲ期侵及膽囊壁全層,Ⅳ期是已經周圍淋巴轉移……我的就是Ⅳ期。說實話,我沒法假裝淡定。我是如何走出那道門走出那家醫院,如何開的車,穿行于哪些街道,如何走到女兒的學校門口,完全沒有了記憶。

         ……

    “人生是通往死亡的一次旅行”

        “人生是通往死亡的一次旅行”。真的很感謝塞內加的這個名句,通俗、深刻。我很早以前就讀懂。所以對于死亡(或許我這里用這詞兒的口吻過于重了,但從接到報告單那刻開始,我就覺它離我并不遠),我應該屬于早有準備的群體,不是說自己體弱多病也不是說已經活到差不多的歲數,生與死只不過是人生起始的兩個端點。我們來了,必然就會走。很多未發生的事情,如果注定要來,那它很早就一直在路上了,慢慢地一點一點的靠近你,只是很多情況下,你一直都沒做好準備,所以一旦來了你才會不知所措,會去怨天不公命運不眷顧。死亡也正是如此,從我們來到這個世上,它便開始伴隨著我們的生命,每天都在向我們靠近。所以,當我從醫生手里接過報告單時,我沒太多恐懼。我只想著女兒還那么小,我走了她怎么辦……我病倒了,能好就盡快,不能好也希望事情能夠干凈利落。我還不放心把寶貝女兒交給任何人,更難以面對手術之后病床上會奄奄一息的自己……

        那天從醫院回到家里,我努力理清自己的思路,復診是必須的,但萬一結果一樣,那我從此就開始奔波在治療的路上。于是我放棄近期復診的計劃,抱著很晚才做完作業的女兒,問她最近最想做什么,她說給我補過生日,讓我告訴她哪家蛋糕店的蛋糕最好吃。我說我們先出去旅游,回來再補過生日怎么樣。孩子欣然接受了我的提議。

        做過計劃之后,我便預訂了機票,接著跟往常一樣,每天上下班,末了忙別的事情。如果要我對自己作出評價,那就是朋友常說的“善良卻又硬心腸的女人”。我抹不去與生俱來的善良,但面對自己生活中出現的很多意外,我都懷著“硬心腸”挺過。就像我前面所說的,注定要來的,很早就已經在路上,我做再大的努力,懷再多的悲傷流再多的眼淚是無濟于事的,既然如此,我又何必為了那些沒用的而錯過我最應該做點別的有意義的事情的良機呢。

        那份報告單,從醫院走出,就被我放到車子的后備箱里,沒有再看,看了也解決不了問題,只初步做了計劃,利用五一假期到省城一趟,做進一步檢查,確切地說應該是確診。

                                            “我好久沒有喝香檳了”

        我不知道是我面對事情的心態較好還是因為想好做別的事情注意力被轉移,跟女兒出門前后,我心窩、后背疼痛的情況逐漸減少。在外面那幾天,也只是偶爾隱痛。那天在揚州跟朋友吃著晚飯,突然想起俄國短篇小說巨匠契訶夫臨終留在世上的那最后一句話“我好久沒有喝香檳了”,我雖然還沒躺在病床上生命垂危,我的醫生也絕不會為我準備香檳,但我還是被感染了。于是我自己點了兩瓶青島啤酒一個人喝,朋友看我有興致,就提議吃完飯去唱歌。我們到了一家朋友持著貴賓卡的KTV,我在那唱了幾首歌就聽朋友和女兒唱,接著又喝了幾瓶啤酒。不是我對自己的生命不負責任,只是想著任何事情,是禍是福,總得有讓人喘氣的空隙。如果說明日就是我生命終結的末日,讓我今日選擇做些事情,我依然會去選擇做能取悅自己又不讓旁人很郁悶的事情。而喝酒這樣的事,并不排除。

        跟女兒的這次旅程,我沒想過是最后一次。我一路想著,這是我這次生命中很正常的旅行,跟我最親的人。這個旅行,放在何時都不晚,只是如果我真的走了,那最讓人悲痛的是有過這一段,因為它成為了我帶不走的回憶。

        我相信,任何一個人,徘徊在這樣的階段,都會難以掩飾、控制自己的一些負面情緒,我也不例外。夜深人靜時我內心也會懷著絲絲的悲憤,為何有些事情來的如此早。但天一亮,所有不好的會通通被我努力趕走。跟孩子旅游回來之后,我每天把跟孩子的交流安排的滿滿的。在別人看來,或者說讓幾個月前的自己來看,都是些無用的事情,但對于那幾日的我,是何等重要,卻又不知道從哪里開始,因為那都是我需要花很長時間來慢慢授于孩子的,此時此刻卻可能只能利用或許幾年或許幾個月也或許幾天時間來交代……我常常講到一半就會開始語無倫次,懂得體察人心的女兒便會打斷我,問我是不是有事瞞著她,為什么我總說很奇怪的話。

     

    沉浸在祭奉自己的內心

         我從未感到孤獨,但在“在美好的景色、悅耳的聲音和撲鼻的芳香給我帶來的愉快當中,我不會緊鎖住自己感官的大門(《泰戈爾評傳》)”。

        那幾日,我打開記憶的大門,放飛自己的感官,追尋著我人生中曾停留過但不太久的過往美好景色、悅耳的聲音及撲鼻的芳香。我悄悄走上祭奉自己內心的小巷。

        我回憶能回憶的人和事,回憶自己一路走來的痕跡。果真那么短,那我自己應該知足了,這輩子沒渾渾噩噩走過,從作為一個女兒也好,一個事業上奮斗的女人也好,或者一個孩子的母親,我都還不算那么差勁。我在自己的孩子面前樹立了一位母親自重自愛自立的良好形象,也給孩子樹立了面對生活始終堅強、積極、樂觀的榜樣。最讓我感到慶幸的是,我走前沒拉下一個仇人,否則我可能還得花些時間去做和解的事方才安心。

        我想到了已暮景殘光的父母,他們會因為我而痛苦不會亞于我的寶貝女兒,我愧疚自己做的太少。我想到我的兄長,我的姐姐,以及身邊了解我的好朋友,他們會為我惋惜我的人生,但一切已經注定。而我,臨走給他們帶來及走后扔下的麻煩最多。

        我徘徊在成人感情的矛盾邊緣,我想在我的“余生”走入末端的時刻狠狠地去愛一次,就沖著某個很普通但每次看到都可能會讓我怦然心動的名字。但冷靜下來,我意識到這是不負責任的,我不想這世上多一個會為我痛苦的人……隨后我便告誡自己,一切感情上的美好就只屬于那些健康的軀體。

        我羅列了很多我該去感謝的人,也想了很多曾讓我不安心的事。我該安排些時間去見見那些跟我毫無血緣關系卻從不圖回饋給過我無私幫助的人,跟他們說:突然很想念,就來了。一些曾讓我不安心的事也一一從我腦瓜里頭蹦出來,其中直到現在都讓我每天忐忑也很感激的事,是我家附近那家生意很火的酒店,我在他們地下停車場蹭停車位蹭了足足一年,每次走過那個大門我都會把車窗搖上,心驚膽戰地鉆進地下停車場。今天為止我都沒聽到“喂!停下!你不能在下面停車了!”……我很感激,我的尊嚴一次都沒受到攻擊。

        我覺得所有謊言甚至過錯都是美好的善意的無意的。在揚州那家“絲界”專賣店試圍巾老板娘聽到我女兒呼喚我,睜大眼睛問我“你小孩都這么大了?”時,我愉快地接納她的神色。換作過往,我會認為她只不過是想賄賂我錢袋里的人民幣。景區被一個誤把我背影當自己女朋友的男人搭肩,我輕輕把他的手給移開,微笑回應,其尷尬之情難以言表。換作以往,我會橫眉瞪眼。街上開著車,一個酒后逆向駕駛摩托車的屌絲不斜不歪把自己貼到我的車頭,我下車問他傷到哪里,沒有第一時間撥打122……一切,原來都可以在不敵對的氛圍中發生然后解決。

        我想起這陣子總有很多想表達的,更加偏愛寫文章的荒謬勝過不寫的荒謬。該說的不該說的,能說的不能說的,通通文字里表達,我為自己的“英明”叫絕,我把日后再也沒機會表達的情感通通說了,同時也驚嘆自己的“預感”那么妙那么準……只是,曾經懷有的遙遠的夢想從此會隨我一去不回,那是一間簡單的木屋,我在里面消遣著余生,通過文字,身邊是那個人,日子寂靜心情優美人生很浪漫世界很美好。

        我想到了來世,那只不過是人心所愿,我從不信它。所以此生,一直都在努力以合理的方式對待身邊人和事,一切過錯被認為能在所謂的輪回所謂的來世得到彌補是無稽之談。而對待此生的一切傷害及我生命中走過給我扔下人生包袱的人和事,我原諒了。我到最后還是選擇辛波斯卡那句“我了解愛無法理解的事物,我原諒愛無法原諒的事物。”

    ……

    笑納狂暴又平靜的人生

          “人生如同故事,重要的并不在有多長,而是在有多好。”也許我該用塞涅卡的這句話來給我這篇文章收尾。我不太喜歡冗長且沒有味道的故事,所以我也一直拒絕給自己一個乏味的人生。如果不用回憶,那我寧愿沒心沒肺生活著,但生活卻不允許,就像我不愿意在三月里祭奉自己的內心,卻還是掠過了。4月的一天,就在我籌劃著確診的事情時,我再次“被傳”到那家醫院。醫生說:你手里的報告單,病情不是你的,是別人的,敬請原諒我們醫務人員的失誤……被稱為副院長的人、主治醫師和兩名醫務人員并排站著,向我深深鞠躬致歉。

        那是一個錯誤…時常會發生的幾乎沒有溫度的冰冷的錯誤。而歷經這個錯誤之后也讓我明白,對一個人來講,雖生猶死才是人生最大的錯誤。

        如果說我們的生命是三月的天氣,那就像愛默森所說的“可以在一小時內又狂暴又平靜。”恰逢其時,我笑著迎接,只為世緣未了,生命之曲唱不絕。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揚雪 對 美女啊,請 的評論
    對!自重自愛!..
    寒士 對 雨夜情思 的評論
    情切切雨蒙蒙..
    阿呆鳥L.canus 對 雨夜情思 的評論
    好極了..
    揚雪 對 四十年 斗 的評論
    這篇文章是紀念改革開放40周..
    無纖塵 對 朝中措網戀 的評論
    是個狠人..
    11选5我可以准确定一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