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m8ssy"></nav>
  • <input id="m8ssy"><label id="m8ssy"></label></input>
  • 當前位置:首頁 >> 隨筆 >> 內容
    內容

    難忘的上山下鄉那些事

    時間:2017-05-16   作者:霜葉紅 錄入:霜葉紅  瀏覽量:1268 下載 入選文集

        我一九四八年出生,今年已經六十九歲了。一九六八年九月,響應黨中央關于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號召,來到遼寧省臺安縣城郊公社楊樹大隊第一小隊當了一名人民公社社員。下鄉的日子雖然很苦很累,可也有甜。經過血與火的歷練,自己變的成熟,堅強,堅韌,更加善良。現在年齡已經步入老年,可當年贈益給我們的優秀品質,讓我的心里永遠激情燃燒。我特別想把自己的經歷,寫成文字,獻給我的同學戰友,獻給給予我們深厚情誼的農民父老鄉親。 


    我們的房東 


       我們女生住在小隊后街的申大爺家的西屋。大爺家有三口人,他的駝著背的老媽媽,十七八歲的兒子。沒有媳婦。據說他媳婦早早年就死了,怕自己的兒子有后娘受氣,就再也沒有娶老婆。我們的到來,無疑給他們的生活帶來了很多麻煩。我們天天洗漱的大盆小盆,毛巾牙刷,擺滿了一堂屋,洗的衣服褲子除了晾曬滿院子外,有時還涼在屋子里,用過的臟水隨處亂潑,屋里屋外幾乎沒有干爽的時候。盡管是這樣,大爺和奶奶從來沒有抱怨過,有時還幫我們收拾收拾,奶奶總說:“孩子們從小沒有離開過家,現在冷不丁的離開自己的媽媽,多不容易呢,我幫幫忙照顧照顧就是盡點女人心”。慈祥善良的奶奶,讓我們油然而生敬意。 
          申大爺每天只是沉默寡言的干活。我們和他家用一個水缸,  
    申大爺每天天不亮就起來,第一件事就是把水缸里的水挑滿。一缸水整整是八擔十六桶,而且水井離家距離很遠,每到晚間收工后,我們刷牙漱口洗衣服,就能把滿滿一缸水弄得底朝天,每每這個時候,我們搶著要自己挑水,大爺說什么也不讓,擔心我們掉到井里。大家心里特感動,總是千恩萬謝的說 著表示感謝的話,而大爺從不回一聲。以后我們呆的時間長了,也就慢慢學會了自己挑水了。
      男生住在腰街的柴叔家。柴叔歲數不大,個頭高高的,人很漂亮,在農村,絕大多數的 農民的臉都被風吹日曬,成為古銅色,而柴叔卻是像個白面書生,他純樸正直,脾氣很倔強,人送外號“柴老狠”。他農活樣樣精通,經常為老百姓打抱不平,為鄉親們撐腰說話,是大隊的治保主任,民兵連長。全家六口人,只有他一個勞動力。四個孩子,最大的只有十歲,小的還在懷里抱著呢!柴嬸身體不太好,對人特別好,實實在在,樂于助人,典型的農村婦女形象。他家的大兒子在楊樹大隊的小學上二年級,除了上學以外,在家的時間  并不多,我們很少看到他    。他冬天天不亮就  起來,背著糞筐到縣道上撿糞,送到生產隊為家掙工分,然后才上學去 ;夏天起的就更早,背著背筐到荒地里   割草,挖野菜,送回家喂豬,喂雞鴨鵝 。雞鴨鵝蛋從來就沒見過他們家人吃過,都是攢起來,等這個十歲的大兒子星期天或者縣里有大集時拿去賣點錢,換個油鹽醬醋的,或者留著給孩子們交學費。十歲的孩子,每次要跑十六里地呢!孩子衣衫襤褸,到農村三年,我就沒看到他穿過一件新衣服,冬天時,他穿著前面露著腳趾頭,后面露著腳后跟的破棉鞋,腳后跟就象凍秋梨,更沒見他穿過一雙襪子。可他從來就沒有抱怨過,沒有鬧過,從來也沒有聽他說過長的話。柴嬸 不是懶,要知道在那個年月,每個家里能做鞋的布真的都沒有啊!柴叔家里的老二是女兒,才七歲多點,沒有上學,在家里幫媽媽帶孩子,挖野菜,裸豬草,剁菜喂雞喂豬,媽媽到地里干活時,她就兩個小胳膊圍在一起抱著小弟弟坐在炕上,挺長時間都不動一動。農村孩子苦啊!他們沒有爛漫多彩的盡情歡樂的童年。
                          
    在農村的第一個夜晚
     
      我們來到申大爺 家,各自把行李放在炕上,再把自己的小木頭箱子安排在屋子西邊和北邊的靠墻壁處。所有的備品安排就緒,六個人就都忙著到堂屋洗漱。因為 當時農村還沒有電燈,只能用煤油燈。大爺家以往西屋是沒有人住的,所以就在西屋靠通向堂屋的門口墻壁上留個小洞,煤油燈點亮時,就放在小洞上,兩個屋子就都能借著光,光線是相當微弱的。借著這樣的光亮,我們洗漱,難免相互之間互相碰撞,結果從水缸里舀出來的水灑出來,弄濕了地面,很濕滑,加上屋內很黑,有幾個同學因此摔了跟頭,弄了一身泥。遇到此情此景,使從生產隊部出來時,被大隊書記馬德云講話而激發出來的熱情,好像澆了一盆冷水 ,剎那間又被熄滅了。我的心里真的非常沮喪。大家忙活到半夜,紛紛躺在炕上準備睡覺了。平靜下來,我久久不能入睡。屋內吹熄了煤油燈,農村的夜晚真黑,真靜。屋子里黑洞洞的,伸手不見五指,屋子里靜靜地,靜靜地,人們的心跳聲,喘息聲,間或還有老鼠喳喳啃東西聲,互相打鬧的吱吱扭扭的尖叫聲,不絕于耳。外面村子里家家戶戶熄燈后,連雞鴨鵝狗貓,驢馬牛羊豬,也用自己的方式休息了。此時萬籟俱寂。幾分鐘后屋子里開始開始有了唏噓的抽泣聲,斷斷續續的,呀!有人哭了!再后來的聲音就像涓涓細流,流淌不息了。估計屋內的人都在暗流眼淚吧!我當時也思緒萬千,心里想著如此這樣的漫漫長夜何時是個盡頭啊?暫且不說自己的美好理想,光明前途,人生價值的實現,就說我的爸爸吧,如今也不知道有沒有被打成牛鬼蛇神,被送進牛棚,他人身安全嗎?能不能挨打呀?他能不能承受得起非人的折磨呢?要是想不開 尋短見怎么辦、想到這,懸著的心真是十五個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再想著我的姥姥年令將近八十了,帶著從小失去母親的表弟千里迢迢的從云南來到沈陽,她心中既牽掛著我的老舅,一個已經被定性為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的兒子能不能逃過被批斗挨打的劫難,肯定又一定惦念從沒有離開過家的我,還要為我的爸爸的朝不慮夕擔驚受怕,還得幫助媽媽操持家務,老人家此時身心能承受得了嗎?媽媽有高血壓,家庭出身不好給她的精神上的創傷,爸爸歷史問題給她的精神折磨,孩子們由于家庭而受歧視的痛苦,生活艱辛給她的壓力,擔心女兒一人在外 的安危冷暖給她的摧殘,媽媽能不能已經被柔的碎了?我可愛的聰明的弟弟們從我出發時那可憐巴巴的眼神,也總浮現在我的眼前,我的心懸在嗓子眼了,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不由自主的流淌。讓淚水任意的流吧!我們大家一夜無語。 
         
    我第一次當炊事員
                                                  
        來到農村的第二天天還沒有亮,朦朦朧朧聽見嘟嘟的哨子聲,原來是生產隊長在集合全體社員下地干活了。大家急急忙忙爬起來,穿上衣服,根本顧不上洗漱,一個個披頭散發睡眼惺忪的連跑帶踮的跑到生產隊部,等待隊長給我們分工。到生產隊時,看到男女老少社員手里都拿著一本紅彤彤的毛主席語錄,齊刷刷的面向隊部門框上掛的毛主席像站立,等候全體都到齊了,生產隊的婦女隊長領著大家跳起了忠字舞,大家的舞姿很隨意,很自如,輕盈者向扭秧歌,笨拙者向種地掄鋤刀,抬胳膊時有踢腿的,動作向左時也有向右的,年輕的看上去還美滋滋的,年老的就百態盡出了;人們一邊跳一邊大聲唱著:’’敬愛的毛主席,我們心中的紅太陽,· · · · · · ·我們有多少貼心的話兒要對您說,有多少熱情的歌兒要對您唱 · ·· ·  ·· 。’‘ 聲音是ABcD調混聲,二人轉調最突出,跑調者能從太平洋到印度洋,歌詞時不時參雜著山野村夫的浪蕩野味。歌舞完成了,緊接著又高舉毛主席語錄本,口里喊著:‘敬祝偉大領袖毛主席萬壽無疆!林副主席身體健康,永遠健康!“然后再一起背誦毛主席語錄:’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等這些統統完成以后,生產隊長才開始分派工作。由于是第一天,隊長特別開恩,讓我們先回到自己的住處熟悉熟悉環境,休息幾天再說干活的事情。天哪!還有這樣的好事?每個人心里就想吃了蜜一樣的甜。就這樣我們千恩萬謝的喜滋滋的都來到男生的住處,等待開早飯。
        我們的伙房在男生的住處,剛開始時是生產隊派工給我們做飯。我們絕大多數的同學在家里吃供應糧,平時根本就吃不飽飯,經常是在餓著肚子。來到農村吃的是大鍋飯菜,主食一般就是高粱米和玉米面大餅子,菜是清水土豆白菜湯,偶爾在清清的湯水上面能看到散落的漂浮的油花。即使這樣,我們每頓飯吃的都很香,吃的都很飽。過兩個星期以后,生產隊不再派人給我們做飯了,由青年們自己做。知識青年自己做飯生產隊照樣給記工分。青年點研究了開飯的時間,做飯的人員,決定每一周輪一次班,每兩個人一組,我們那個地方特貧困,農民一般人家就是兩頓飯,只有在春天和秋天農活最累的時候吃三頓飯,我們知識青年不論春夏秋冬都是三頓飯。春種秋收夏鋤時做飯的人凌晨三點多鐘就得起來,而且必須負責挑滿青年點水缸里的水。我被分派和溫兆平同學一組,做第一星期的炊事員。 
        話說,我和溫兆平開始了第一天做炊事員的工作,當時心里覺得挺慶興的,心想:”不下莊稼地里干活,多便宜呀!老天真的是眷顧我!當個炊事員這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呀,自己在家里的時候,八歲時就能幫助媽媽生爐子做飯做菜,挑水了,現在不也就是做個飯菜嗎?有什么難的呢?只要把水放好,米洗好,下到鍋里,點好灶坑里的火,煮開鍋,不就行了嗎!輕車熟路呀!等把飯菜做好,把缸里的水挑滿,剩下的時間完全有自己支配 ,多自由多自由!!!“此時是我下鄉以來心里最美最美的時候。 
         當我們把半鍋水順利的準備好,輕易地把米下到鍋里,萬分得意的去灶坑點火,出乎意料,火點不著,火柴劃了一根又一根,柴火就是紋絲不動,間或柴火桿上的葉子閃電般出點火苗,眨眼功夫滅了,反復多次 ,柴火就只剩下光光的桿了,我和溫兆平一個勁的往爐子里填柴火,仍然是只有葉子能燃著,到這時我才開始意思到做飯不是像我想象的那么簡單了,心里開始著急了。我們急的撅著屁股,趴在地上用嘴對著坑口使勁的吹氣,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把爐火點燃了,從地上站起來,我們二人常常的出了一口氣,不經意間抬起頭來,“哈······哈”一陣大笑,原來我們二人渾身上下全都是灰,滿臉象王婆子畫眉,東一道西一道的黑灰,鼻梁上,鼻尖上粘的都是泥,簡直就像個小鬼,全沒了人樣。此時,爐膛里的溫度越積越高,最后“呼······呼······”火一下子就從灶坑里竄了出來,真有些雷速不及掩耳的勢頭,見狀,我兩人急急忙忙從爐膛內往外抽柴火,想把爐火弄小點,手忙腳亂抽出來的柴火正在燃燒,火苗燎到了我們的手和胳膊,挖心樣的痛。費力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把爐膛里的火弄滅,又聞到焦糊的氣味,“不好,飯是不是糊了”?我們匆匆忙忙打開鍋蓋,撲面而來的不是熱氣,而是煙,不是香噴噴飯的香味,而是難聞的焦糊味。整整忙了一個上午,只做了一鍋焦糊的米飯,連最簡單的白菜湯都沒能來得及做,就到中午吃飯的時間了,害的同學們吃了一頓煙味米飯就著咸鹽水的大宴。心里無比的郁悶啊!青年點的大多數同學沒有說什么抱怨的話,但是從他們的飯量上看都沒有吃飽,我和溫兆平心里感到非常的歉疚,非常難受。當然日后也有個別同學和我逗起笑話說:”揚福來沒有手,把飯都能做熟,你長了兩只手,卻弄不熟飯菜,廢物點心一個“。每當聽了這話,我表面上裝作毫不在意的樣子,心里一直責備自己的無能:“真是沒有用,干什么也干不好,不是廢物點心是什么呀?”溫兆平更是不停地檢討自己,埋怨自己。至此以后我們二人很認真的找了原因,除了因為我們剛來農村,根本不會用玉米桿燒火,沒有掌握火候以外,更重要的是,農村剛剛秋收,用的玉米桿全是新近收上來的,根本就沒有曬干,太濕了,曬干的葉子很容易被火柴引著,桿卻點不著火,等葉子燃盡溫度越積越高,最后玉米桿猛然就會勢如破竹般的燃起來。找到原因以后,我和溫兆平就提前把玉米桿平鋪在陽光最充分的地方曬,然后再用,這樣一來,慢慢的就得心應手了。一個星期下來,不管是燜高粱米干飯,還是帖玉米面大餅子,火候基本都能恰到好處,青年點的菜一般是生產隊臨時從菜園子種的秋白菜中間下來的小白菜,夏天收的土豆,偶爾也有些許茄子,蘿卜葉子等,做這些菜時不管是炒還是燉,或是做湯,盡量做的有滋有味一些,實在沒有什么菜做了,我們也學農民把玉米面多加鹽攪成糊糊,當大醬吃,口味也覺得不錯呢! 
        一個星期的伙夫生活終于結束了。我從不會做集體飯菜,不會調理集體生活,不能起早貪黑,練得能做大鍋飯菜,能每天清晨兩三點鐘爬起,練的一個人能一氣挑五擔十桶水,學會了計劃生活,學會了勤儉持家,練得能和老鄉和睦相處,練得青年點的活會搶著干,抓緊時間干。因為伙房在老鄉家里,自己也能將勞動之余所剩下的時間幫助房東干點力所能及的勞動,有一點好吃的東西,自己舍不得吃,想著給小弟弟小妹妹們送點,感動的叔叔嬸嬸日后向對自己的孩子一樣的關心我愛護我,讓我在遠離家鄉的偏遠農村有了家一樣的感覺。   
      
    我要同工同酬
      
        一周炊事員的生活結束了。我也和同學們一起該到生產隊參加勞動了。第一天的活是掰苞米。生產隊給我們青年每人發一個大背筐,一把鐮刀。到地里以后,青年和社員一樣每人一條壟。開始干活,我右肩膀背著諾大的背筐,用左手握住苞米棒子,然后用右手拿鐮刀把棒子砍下來放到背筐里。一開始看到社員們干的向跑的一樣快,心里非常著急,越著急,就越手忙腳亂,苞米葉子刮破了臉,被汗水一漬,臉熱辣辣的疼,在壟溝壟臺上前行,本來就不習慣,加上壟溝很濕,腳底下直打滑,上身往前傾,腳步跟不上,整個人失去重心,總是磕磕絆絆的,所幸有苞米桿葉擋著,不然說不定能摔多少跤呢?當社員們都到了地頭,我們才干不到一半,社員們在地頭休息,有的吸煙,有的就地躺著,等我們好不容易到了地頭,人家又開始干新壟了。雖然慢,但并不氣餒,充分利用休息時間往上趕進度,一天下來,連滾帶爬總算完成了和社員一樣的任務,一點也不少。真累呀!晚上收工回到青年點,大家累的飯都不想吃,就想著躺在炕上睡一覺,可是不行啊!飯后生產隊要列行會議,評今天的工分呢!生產隊每天晚間飯后都要開會,這已經是不成文的規定了。我們飯才剛剛開始吃的時候,就聽見隊里的哨音響起來了,大家急急忙忙嘩啦一口飯菜,就都忙三跌四 的跑到生產隊部了。 
         隊部三間屋子,兩間是隊長辦公和社員們開會的,一間是飼養員住的地方。到了隊部,看到屋里長長 的大炕上坐滿了人,擠擠壓壓的黑乎乎一片,屋子的立柱周圍也有很多人坐在地上的框淺子里,窗戶根底下的條凳子上坐著人,西屋飼養員的炕上也滿是人,因為我們來得晚,就只能找個犄角旮旯地方隨地而坐了。會議開始,生產隊指導員先講形勢大好,豐收在望等等一些套話,然后進入今天會議的正題,自報工分,最后由社員 們評議確定工分,這在當時叫做自報公議。一般成年勞力每天是十分,未成年的勞力,在農村叫半拉子,每天就是七分。這都早已成為不成文的規定了。開會只是順應當時的形勢而已。我們同學也隨著社員們一一的報十分,前面的人都得到了通過,輪到我了,我自然也報了十分,可我的話還沒有說完,突然有人喊:“不能十分,她那么矮的個頭,簡直就是個小孩子,成分又不好,給七分正合適”!聽到這樣一聲喊,正在七嘴八牙九個舌頭亂哄哄吵吵嚷嚷的隊部里,剎那間齊刷刷的肅靜下來,此時我的心緊縮,怦怦的使勁跳到了嗓子眼,呼吸急促,腦袋一片空白,瞬間我反過勁來,心里又變得特別復雜起來,無限的委屈!急速思維:“我干活的數量和社員們以及我的同學們一樣,質量也沒有被檢出問題,為什么就要比別的勞力 報酬少,出身?難道家庭出身也是決定工分多少 的標準?這是哪家文件規定的?喊話的人為什么不能事實就是的平等的待人呢?在勞動報酬中難道還要搞階級斗爭嗎?”我心中憤怒!不平!“家庭出身不好怎么了?我不是也聽黨的話,來到農村插隊了嗎?有哪一件事沒虛心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了?”我無限的茫然。“僅憑家庭出身好與壞就可以把人分成高低貴賤嗎?難道我來到這的世界上,就注定是被人瞧不起的下等人媽?永遠沒有和別人有平等的權利嗎?”諾大的疑惑!害怕!害怕自己這個下等人永遠沒有出頭之日,害怕我這個下等人永遠被壓在最底層。此時真不知心中是什么滋味。思想斗爭相當劇烈。人被逼急了,真的就會急中生智的,自己在腦海中迅速想應對目前情況的措施:“有三種可能的情況出現。第一,如果自己在這件事情上忍了,將來有可能就會任人宰割,向軟棉花一樣隨便捏,第二,若不忍可能就樹了敵人,從而得罪人,很多人總會認為我不好教育,今后可能真的就永遠被踩在腳底下,永世不得翻身了。第三還有可能在據理力爭中求得自己的解放,把做人的權利牢牢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還有可能峰回路轉!”經過短暫酷似煎熬的思想斗爭后,毅然決然搏一把。心想:“不成功的話,大不了就掙我的七分唄,退一萬步來講,還不至于進牛棚吧?”,我勇敢的站起來,問大家:“毛主席是不是教導要同工同酬?”幾秒鐘 最多十幾秒鐘的時間,這突如其來的問話,使很多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呢,眨眼功夫就有人們參差不起的小聲嘀咕:”嗯,是那么回事!”我接著又問隊長:“我干的活是不是和隊里的成年勞力從數量上和質量上一樣?”隊長萬萬沒有想到我能質問他,就見他張開大嘴,啊!啊!兩聲,顯得非常尷尬,然后從喉嚨里冒出:“對對是這么回事。”這時社員們嘀咕的聲音大了起來,“對呀!一樣啊!沒少干活呀!”“我是不是響應毛主席的號召來到了農村走與貧下中農相結合的道路了?沒有反革命行為吧?”“那還用說,小青年離開自己的家從大老遠的城里來到我們農村,不就是在聽毛主席的話嘛!”隊部里向開了鍋,人們沒頭沒腦的東一榔頭西一耙子的議論起來,見狀,我抖起更大的精神說:“既然如此,我為什么就只能七分呢”?沒有人回答,也無法回答。沉默了一會,不知哪個男士使勁喊了一嗓子:“真是吃飽撐的,沒事找事,該給人家十分就給人家十分,非得雞蛋里挑骨頭,都耽誤我們睡覺了!”就聽見屋子里不時發出:“對呀!應該!小青年離爹媽大老遠的不容易,就別再難為人家了!”最后我終于和社員們同工同酬了。就是在這個時候,我常常的呼出了一口氣,才開始注意到人們的表情,對我的大膽反擊,很多人不但沒有反感,還投以贊許的眼光,這讓我信心倍增,讓我第一次享受到了在斗爭中求生存的甜頭!體會到不經風雨哪能見彩虹!
        在以后的幾年艱苦實踐也告訴我:人的據理力爭,是建立在腳踏實地老老實實的做人,認認真真的工作,善待他人,尊重他人的基礎上的,只有這樣,善良的人們才不能把你拋棄。
     
    秋收
       
      對于掰苞米的活計,我已經掌握了一些技能技巧,全身各部門都能調動的協調,干起活來就基本能得心應手,而且速度也很快,已經能趕上最快的社員進度了,他們到地頭休息,我也到地頭休息,好像已經成為地道的農民了。然而 到第三天的時候,不小心把左手砍破了,因為鐮刀刀鋒尖銳,砍苞米時用力過猛,所以被砍的手指肉翻翻著,骨頭露出來了,鮮血直流,痛入心扉,可是當時心里想的就只有手中的活,哪有什么心思顧及傷痛啊!急急忙忙用苞米葉子把手纏上,繼續馬不停蹄的往下干,手麻木了,不知道痛了。等回到青年點,又劇烈的痛起來,當時沒有什么藥品,就學著社員們的樣子,把爐膛里的灰扒拉出來,敷在手指上,再用費布條纏上,血止住了,但是跳痛跳痛了很久,然而從來沒有耽誤過一個小時的活。以后手指上留下了很大的一個疤痕,手指變形了,直到現在受傷的手指節都特大,時不時的還痛呢! 
      苞米掰完了,我們又去割地。最先割的是苞米地。女勞力和男勞力一樣,每人一條壟。一條壟能有二里地那么長。割苞米桿時,鐮刀必須鋒利,叫做人巧不如家什妙,所以在下地干活前,我就求社員幫著把鐮刀磨得非常鋒利。割地要求根部只能留二寸左右,不能割下一根就放下一根,一般是三到四根時才能放一次,這就需要左胳膊用勁緊抱住先割下來的桿子,而且左手同時還得再拿緊馬上需要割的另外一株,右手的速度必須神速。剛開始根本就不適應,很慢很慢,后來熟練了,速度也就相對快了起來,一條壟干下來,渾身都是汗,氣喘吁吁,腰酸腿痛,胳膊像抽筋麻麻沉沉的,手都握不住鐮刀把,體力稍差的同學累得到地頭直嘔吐,扔下手中的鐮刀,就四腳拉叉的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向癱了一樣。看看社員們,很平常哦,他們在成堆的苞米桿里挑著能咀嚼出向糖汁一樣的桿,然后再由下往上截取一尺多點的地方,用鐮刀砍下來,扒皮,當做甘蔗放在嘴里嚼,吸吮桿子里的甜水。真愜意呢! 
      幾天以后,我們也就都適應了,得心應手,也不感到很累了,在休息時,也能和農民一樣啃苞米桿,那一秋,我的嘴巴啃桿子啃得都長口瘡了,可還是扳不住要啃。 
      割完了苞米,又開始掐高粱穗,割高粱桿,這些活我們都比較熟練順利的干了下來。最難的是割谷子。每個人六條壟,人站在第三條左右的部位,哈腰先向左面,用手和大臂最大限度的摟住一抱,然后右手掄起鐮刀迅速割下這一抱,放在中間,再用同樣的方法割右面的,同樣放在中間,同一排的割完后 ,才能向前邁步,整個人只能上身動,下身和腳不能動。個頭矮的干這活比較合適,我就沾了這個光,速度自然快,因為到地頭比較早,所以休息時間能長些,心里別提多高興了! 
      谷子割完開始割豆子。豆子的豆莢硬,扎手,必須戴手套穿長袖衣服,否則就會讓你遍體鱗傷。我們沒有手套,只能赤裸裸的上陣了。因而第一天下來,每個人手都被扎了無數的口子,回到青年點,大家都是呲牙咧嘴的,想買手套,供銷社已經下班了,我們只能硬著頭皮迎接第二天皮肉之苦的考驗了。第二天,為了不讓豆子在扎傷自己的手,我開始玩起了小聰明,就是在割豆子時,先不用手抓豆子的莖稈,而是用鐮刀直接從根上把豆桿割下來,然后還是用鐮刀把桿挑起來扔到大的豆子垛上,既不用哈腰也不扎手,質量數量都沒問題,這個方法讓我熬過了難關。同時由于速度快,還得到了隊長的表揚,說我能苦干實干加巧干。在中間休息的時候,有的社員把地頭地腦漏下的豆莢撿起來,放在火上燒,噼里啪啦,滾滾的濃濃的豆香味遠遠沁入心田,燒熟了,大家圍坐在一起爭先恐后搶著吃,沒有講究衛生之說,也沒有干群之分,老百姓就是老百姓,平等和睦,都吃得開心。我們也實實在在享受到了大自然給予人類的恩賜,人們也自然,古樸,醇正。
        豆子收完了,女勞力就去摘棉花。我原來以為棉花是長在樹上的,到農村實際參加勞動才知道根本不是想象的那樣。棉花的植株比正常人的腰高些。摘棉花時人們用一米見方的棉布系在腰上弄成一個大兜子,每個人兩條壟,摘棉花桃時得雙手齊下,左右開弓,而且還得十個手指同時抓捏,動作要協調,開始摘的時候,不會雙手協調運動,因此總是顧此失彼,干了一天下來,熟練了,并且也有了些經驗,以后就很自如了。我充分利用自己個頭矮不用哈腰的優勢,同時調動手和眼睛的積極性,看棉花桃的準確率高,手的動作快,該叫做手急眼快吧,很輕松就能把老社員甩到后邊。自然就能很早的到地頭休息,下工后,到生產隊稱分量,往往都是第一多,那時真是個爽啊!爽呆了!心里別提多高興了。摘棉花并不比個豆子好受,因為棉花殼子很硬,夾子很尖,每次用手摘時,就一定會扎到手指甲縫里,扎到手指肚里,流血不說 ,還專心的疼,時間長了,手指長滿了老繭,根本就不怕扎了。盡管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累,然而能用自己的辛勤汗水換回人們的肯定贊譽,換回人們的好感,換回生產隊 的滿意,心里別提有多高興,多驕傲 ,多自豪,多愜意了! 
        大田里的活基本干完以后,我們有到生產隊的菜園子里起蘿卜,起蘿卜不是用手直接拔,而是用三尺鉤在根部輕鉤出來,使勁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勁大了,蘿卜被扎成很多眼,到市場上賣不出好價錢,勁小了拔不出來,開始雖然沒有經驗但是我們都很聰明,試著干了一會以后就掌握 了要領,很快就和社員進度一樣了。最有意思的是起青蘿卜,青蘿卜個頭大,一般能有一尺多長,當地老百姓管它叫絆倒驢,有時起出來后,休息時,人們就挑一個大個的,用手輕輕一敲,啪的一聲就兩瓣了,用衣服袖子擦一擦,就開吃,清脆甘甜,,雖然有一絲絲辣味,可怎么覺得比蘋果還好吃呢!吃了它解渴又解乏,吃后又回味無限,我們心中水果的上品呢!
        下霜以后我們又有機會來到生產隊的茄子園,收茄子。摘霜后的茄子,那可真叫做爽啊!被霜打的茄子味道清醇,甜而幽香!只要稍稍嘗上一口,就一定會胃口大開,有流連忘返的感覺。所以,摘茄子的活,其實就像下了一頓餐館,手里摘一個,急急忙忙往口里塞一個,最后,干了一天的活,收成為零。隊長沒有說大家,工分沒少給,心里那個感謝就甭提了。
     
    女社員們的樂趣
     
        大田的莊稼該收的都收了, 每天生產隊的大車,一輛又一輛的往生產隊的場院里運送苞米,高粱,谷子,大豆,男勞力有的跟車,裝車,卸車;有的在場院里打場。女勞力則圍坐在堆得象山高的苞米棒子周圍,用手搓苞米粒。搓粒前,先用鐵錐子在苞米棒子上錐幾道空痕 然后將兩穗有痕的苞米棒子用手互相搓,,但是這樣做法速度很慢,還傷手,社員們非常聰明,他們把苞米棒子聚成小堆,然后用大棒子使勁的敲打,,苞米粒就嘩嘩的往下掉,速度相當的快,這樣大家搓一會,敲一會,交替進行。搓苞米是農村場面最熱鬧,最高興,最有意思的時候。大姨大媽大娘大嬸,姐姐妹妹,嫂子小姑子,大姑娘小媳婦,老老少少,全都集合在一起,她們頭上帶著花花綠綠的各色方巾,身上穿著幾乎都是皺皺巴巴補丁摞補丁的各種款式,各種顏色的衣服,當做工作服。工作服的種類有帶大襟的,有直筒便服的,這兩種衣服的扣子都是用手工打成的結,結的形狀有算盤疙瘩樣,有蝴蝶樣,葫蘆樣,就像現在街上買的工藝品中國結,其手工精細,藝術性強。衣服的顏色打底以分,紅,綠居多,差不多都有印花;也有人穿平方領的,這種衣服在當時是比較先潮,比較時尚的啦!顏色一般是草綠色或是藍色。俗話說,三個女人一臺戲,那么二三十女人就是無數臺戲了。女人們說話的聲音都比較高,尖嗓子細聲,通常不喊不說話,說話就是喊。所以干活的院子里人聲鼎沸,氣氛熱烈非凡。一會說張家:“老母豬下崽子了,活蹦亂跳,使勁擠著吃奶,小的擠不上去,能不能餓死?”一會又說李四家:“公雞怎么啼鳴太早,還讓人睡覺不?”李四家女人不服氣,就會和說話的人爭吵起來,互相逗罵,可是沒過一袋煙的功夫,又和好如初。凡是居家過日子的那些柴米油鹽醬醋,吃喝拉撒,張家長李家短,王二麻子欠人款,婆媳關系,姑嫂關系,夫妻關系,表親關系,沒有涉及不到的,統統納入話題。更有意思的是唱小調。諸如二人轉:豬八戒背媳婦,小拜年,盼情郎,包公賠情,西廂記,唱的大約是:“一輪明月照西廂,二八佳人巧梳妝,三請張生來赴宴,四顧無人跳粉墻;······”唱評戲,什么楊三姐告狀,劉巧兒,小二黑結婚······唱文很好聽的,什么:“小河流水呀,嘩啦啦嘩啦啦的流,河邊的柳樹還是那么樣的靜啊!······”革命現代戲也唱,流行歌曲也唱,我愛北京天安門,北京的金山上,翻身的人兒想念毛主席······;什么:“南來的大雁快快飛,捎個信兒到北京······公社是個長青藤,社員都是藤上的花,瓜兒連著藤,滕兒連著瓜,滕兒越 壯瓜越甜······”,只要有一個人唱,馬上就和聲了,此起彼伏,高音小調,混聲,歌詞既有革命的豪言壯語 ,又有舊時代的才子佳人柔情似水。在農村,特別是我們這個地方,離城市很遠,交通不方便,我們剛去的時候有沒有電,所以消息就很閉塞,外面的文化大革命的疾風暴雨在這里相對清冷點,人們根本就不明白什么是四舊,因而歌詞沒有破四舊的內容,沒有玄虛 ,沒有嬌柔造作,也很少有陽春白雪,多的是下里巴人的真情流露,也可看成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吧!歌聲雖然不專業,一般都是從大c調能跑到大d調,然而卻是自然流暢,道出社員們心底的喜聞樂見,真可堪稱是質樸民風民俗的協奏曲!我們知識青年在他們的感染下,很快的融入他們的大軍,也都情不自禁的大聲唱起來。勞動的疲勞一掃而光,只覺得身心愉悅。再看看社員們,他們在樂趣中中打情罵俏,嬉戲,語言粗俗,但是人和人之間卻是情誼綿綿,親情嬋嬋,即使為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剛剛吵過嘴,一會就會煙消霧散,沒有計較,勞動中有哪一位不舒服,誰家有個大事小情,馬上就會聚集好多人前來幫忙,真的就像一家人。盡管說說笑笑,手中的活卻也干得相當投入,認真 ,更快更好,收工時,瞧瞧每個人頭上身上腳上全都是苞米須子,葉子碎片,還有的人整個全身都被苞米粒子埋上了。手被搓破皮的,虎口被震開口子的,手背上劃痕累累五花咧瓣,手腕子痛,胳膊酸,腰直不起來,胯骨和腿酸麻脹痛,盡管這樣,沒有人喊一聲累 。苞米粒子堆得象小山樣高,黃橙橙向金山,甩下來的棒子堆得象大山樣高,白皚皚象銀山。一天的活就在歡欣愉悅中完成 。 
        幾天以后,秋收的農活全部完成了。秋收勞動使我的皮膚變得更黑了,手變的非常粗糙,體態變得象信筒一樣的粗壯而有力,思想上舒展了很多,暫時忘卻了一些煩惱,一些痛苦。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上一篇:老夫老妻 下一篇:外來文化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阿呆鳥L.canus 對 秋韻 的評論
    好悠閑,美。..
    阿呆鳥L.canus 對 異國中秋 的評論
    謝謝..
    漫流河 對 示兒 的評論
    ..
    寒士 對 話農家(四 的評論
    細膩..
    劃船老人 對 異國中秋 的評論
    故鄉的月圓故鄉的餅香..
    11选5我可以准确定一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