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m8ssy"></nav>
  • <input id="m8ssy"><label id="m8ssy"></label></input>
  • 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 >> 內容
    內容

    時間抹不去的風景

    時間:2018-04-08   作者:天龍山 錄入:天龍山  瀏覽量:1213 下載 入選文集

            時間本無意,逝水似流云,一旦賦予其內涵,頓時便充盈靈動,有了段落、有了故事、有了章節,甚至有了靈魂。
       生我養我的下壟鎢礦,是1918年開山民采,1954年新中國首批建設的機械化中型有色金屬礦山。它座落在贛南大余、崇義、南康三縣交界的群山中,占地9.1平方公里。來自四面八方的下壟人,他們學愚公移山的精神,用那勤勞的雙手,喚醒了沉睡億萬年的地下寶藏,源源不斷地為國家奉獻優質的鎢、銅、錫、鉍、鉬等稀有金屬。與此同時,他們以敢為人先的勇氣,春風化雨戰矽塵,創造了四十四年沒有發生矽肺病的人間奇跡!
       故事得從1958年說起,初夏,躍進鑼鼓震撼著群山,下壟礦部會議室里,領導干部們在討論一件大事——怎樣貫徹黨和國家關于防止矽塵危害的指示,怎樣把黨和國家對礦工的親切關懷落實到每一個作業點。一些人顧慮重重,條件太困難啦!力量太差啦!問題太嚴重啦!沒有搞過,太缺少把握啦!……總之一句話:沒有辦法!
       “見困難就不干!聽任矽塵對礦工兄弟肆虐嗎?——這絕不是我們共產黨人應有的品質。”黨委書記取出事先反復調查的材料告訴大家:全礦700多名井下職工,有70多人患矽肺,兩年前進礦第一批培訓的風鉆工,得矽肺的已經占一半。
       鏗鏘有力而充滿情感的話,驅散了人們心中的層層疑團。下壟鎢礦防塵史上,值得紀念的“六?一一”《關于防治矽塵危害的決定》誕生了。決定強調:“誰要不加強防塵工作。誰將犯重大的階級立場錯誤,也是政治性的錯誤。”并具體規定了一系列組織措施和技術措施,一場除塵滅害的人民戰爭打響了。
       先在下壟坑口試點。書記、礦長一馬當先,干部、工人齊心奮戰。一支支高壓水龍沖刷著巖壁上多年的積塵,沖不掉的就刷子刷,釘子摳;增添通風設備,改進通風系統;開展技術革新,推廣濕式作業和噴霧降塵。經過兩個月的苦戰,測塵器報告人們:幾個試點的粉塵濃度都達到國家衛生標準,從幾百毫克降到一點五毫克。防塵戰役首戰告捷的喜訊,象一聲春雷振動了整個下壟,各個坑口一齊向矽塵發動全線進攻,奪得了整個戰線的勝利,全礦面貌煥然一新。黨委帶領大家擴大戰果,總結經驗,安全防塵規章制度相繼產生。
       1958年以來,礦領導換了一茬茬,經歷各種艱難險阻,但是,帶著階級感情辦礦,狠抓防塵不放松,千方百計保護礦工弟兄的健康,已經形成黨委一班人以及各級干部的優良傳統。而且針對每個時期的不同特點和需要,放手發動職工群眾,大打防塵攻堅戰役。在減、降、排、護四個方面創造新套套,使粉塵合格率提高到新的水平,形成“真正的銅墻鐵壁”。
       據悉,1958年的第一次防塵會戰,需要1500個噴霧器,而當時掃遍倉庫也只有極少幾個蘇制的“馬尼克”型。礦黨委當機立斷,把攻關任務交給了機修廠。機修廠勇挑重擔,動員職工獻計獻策。上海支內鉗工施三才(我同學施伍囡父親),弘揚潛心精細的工匠精神,運用旋流離心造霧原理,僅僅用了兩塊銅片和一只小鑼帽,制成了功效超過“馬尼克”的噴霧器。自制的噴霧器比“馬尼克”重量輕十八倍,價格低五十倍。試制成功后,全廠突擊四天,攻下了第一個“橋頭堡”,用自制的噴霧器裝備了全礦所有產塵點。遂稱之‘’三才”噴霧器,當年施師傅也被授予江西省工業先進分子榮譽稱號。
       江西省第一臺牙輪鉆機在下壟制成,是這個礦通風防塵技術上的一次突破。在試制中,長沙礦山設計院和下壟的科技人員、工人大力協同,日夜奮戰。有一位患嚴重胃潰瘍的技術員,邊吃流汁,邊搞試驗,病情加重時,還參加試車,七天七夜不離現場。另一位技術員,自動取消了節假日,有時每天工作十幾小時,并提出了四項合理化建議。這臺鉆機在普式硬度十級到十六級的巖石中,鉆進速度每小時一點一米,工作安全,粉塵濃度為零點四毫克,完全改變了用傳統支柱法和吊罐法打通風井的費時、費錢、勞動強度大和粉塵濃度高的局面,為提高采掘進度、加速礦山開發,創造了良好的條件。
       為了解決防塵上的難題,許多工人、技術人員一心撲在工作上,廢寢忘食地找竅門,搞試驗,涌現了大批技術革新迷和防塵迷,樟斗坑口的邱容仁師傅就是其中的一個。以前,工作面放完炮,巷道里煙塵彌漫,久久不能消散,當班工人要冒著濃密的煙塵進去打開風機和水幕開關,作業人員要干坐在安全區眼睜睜地等待煙塵慢慢消散。邱容仁同志心如火燎,他想能不能造一個自動開關,改變這種被動的局面。沒有上過幾年學的邱師傅,多少個夜晚睡不成覺,多少餐飯菜吃不下肚。功夫不負有心人,一個大膽而非凡的設想在邱師傅的思想中形成了:放炮時沖擊波有那么大的力量,能不能讓它來管開關?老邱動手剪了兩張葵扇大小的薄鐵板,把它連接在水幕和風機的開關上。放炮聲剛過,一股強大的氣浪把“鐵扇”吹了個九十度大拐彎。剎時間,沒等煙塵沖進巷道,水幕、風機立即自行啟動。不多久,檔頭塵消煙散,工人們很快回到了工作面。“爆破波自動開關”就這樣創造成功了。
       對下壟鎢礦的防塵工作,人們曾說過許許多多贊揚的話語,其中最令人難忘的要算是“一百個放心”。
       那是1970年的冬天,青年農民周庭訓胸懷“開發礦業”的雄心壯志,經貧下中農推薦,來到礦山當礦工。臨行前,母親和妻子謝桂蓮懾于舊社會矽肺病殺人如麻的悲慘記憶,叮嚀萬千,囑咐小周到礦山要好好干,可就是不要到井下,更不能當風鉆工。
       小周進了礦山,正巧領導上分配他當風鉆工。小周怕家里人“拖后腿”,特地跟同村來的小伙子約法三章,不準“走漏風聲”。
       然而,事實是最好的教員。謝桂蓮兩次訪親人參觀井下,只聽得風鉆突突響,并不見粉塵飛揚,通風、噴霧設備實在好,工人們一個個都象鐵金剛。參觀完了,喜出望外。座談會上,小謝激動地發言:“礦里的防塵工作這樣好,全靠黨委的好領導。從此再沒有什么好牽掛,我們全家一百個放心!”
       “一百個放心!”是人們用來表示最大信任的一句話。群眾用這句話來評價下壟鎢礦的防塵工作,是多么的確切,一點也不過份。1958年始,接觸矽塵作業的2414名職工,經歷年胸片檢查,至2002止,四十四年未發現1例矽肺患者,這一記錄,使我國防塵工作居世界前列。上世紀七十年代,中央冶金工業部曾3次在下壟召開現場會,授予下壟鎢礦“通風防塵紅旗單位”和“礦山防塵標兵”稱號,而聞名遐邇于世。
       歲月無情。下壟這座開采百年的老礦山,終因資源枯竭于2004年實施國家政策性關閉破產,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但“春風化雨戰矽塵”是一道時間抹不去的風景,更是一首令人難以忘懷的歌,只要有生生不息的礦山人,定將回聲嘹亮在這片沸騰的群山之中!
       

             

             

    作者簡介:吳元龍,筆名天龍山,來自世界鎢都贛州,樂于文字記錄生活。

    上一篇:吻別 下一篇:春風告訴我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寒士 對 七律 人世 的評論
    耐人尋味..
    寒士 對 我是人間惆 的評論
    樂觀豁達..
    左翼 對 冬(2) 的評論
    落暉改落日如何?..
    左翼 對 《農民工》 的評論
    《農民工》接龍: 世上誰憐農..
    左翼 對 碎夢殤情 的評論
    時光,會拂去所有的傷,就讓它..
    11选5我可以准确定一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