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m8ssy"></nav>
  • <input id="m8ssy"><label id="m8ssy"></label></input>
  • 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 >> 內容
    內容

    色浸溶溶月

    時間:2018-04-21   作者:天龍山 錄入:天龍山  瀏覽量:1166 下載 入選文集
            院落梨花夜,聆聽《歲月甘泉》:“山風輕輕吹,青山高巍巍,不要問我青春悔不悔?……雨后的彩虹,對蒼山無愧,對大地無愧。啊,無愧!無愧!”那飽含深情、蕩氣回腸的歌聲,把我帶回難忘的知青歲月。
         清楚地記得那是在1975年3月5日,正好是學雷鋒紀念日,江西下壟鎢礦76名應屆高中生,將告別父母親人,奔赴大余縣新城公社京州、水南和橫江公社牛嶺等知青點。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牽動了許許多多人的心。整個礦區沸騰了,呈現出一派熱鬧非凡的景象。剛上班,礦里在俱樂部禮堂開歡送大會,領導講話、知青表態,口號響亮、掌聲不斷。接著,會場里的知青列隊,由領導挨個發光榮證,佩帶光榮花,贈送印有下鄉光榮字樣的斗笠、水壺、鐵桶等生活日用品,隨后登上分送各點的解放牌卡車,車輛緩緩地向前行駛。學生們手持彩旗,敲鑼打鼓,夾道歡送。礦區道路兩旁,被前來送行的人群,擠得水泄不通。
       經過1個多小時的車程,當天上午,我們下鄉到橫江公社樟斗大隊牛嶺知青點的21名知青(按名單):黃垅生、吳元龍、許雄輝、張全揚、張菁(女)、余華(女)、黃榜周、周澤民、袁建華、陳軍、孫寶秀(女)、謝光通、古冬蓮(女)、幸良和、劉鳳珠(女)、劉明華、曹垅生、王建平、梁鴻才、盧和樂、盧圣貴等,隨同帶隊干部潘葉祥,一起到達牛嶺腳下,然后打著行裝,冒著細雨,徒步進山。走了1個小時的路程,被早早站在路口的大隊干部和駐點社員,迎進了一座舊祠堂式的老屋。大家經一番相互介紹認識,便進入山邊禾場知青橫排屋,按門上粉筆編寫的姓名入住。我和黃垅生、幸良和住一屋,半年后搬新宿舍與許雄輝、王建平住一屋。
       中午的接風洗塵宴,在老屋的祠堂舉行。大隊黨支書王會西和大隊長王才高,臨席舉杯致辭歡迎。農家土菜,有酒有肉。當白米飯端上桌時,異香撲鼻。城鎮居民長年食用國家糧站供應的倉儲陳米,難得吃上農村當年產的新鮮稻米,感到是一種奢侈享受。當時,我接連吃了好幾大碗,開心極致。
       開心歸開心,日子慢慢過,我們吃完了晚飯,在屋子里點燃了一盞煤油燈。煤油燈上的火苗不大,像個蠶豆在上面不停地上下跳動,煤油燈上一縷黑煙高高地升起來,在整個屋子里擴散著、彌漫著。我們這些來自礦區的知青,原來在家里都是使用電燈照明。我們下鄉來到了深山,剛剛看見煤油燈,就覺得非常別扭。一個人擋住煤油燈的光線,整個屋子里一片黑暗。我們早晨起來洗臉時,拿小鏡子一照,看見鼻孔里和眼窩里,都被油煙熏得黑黢黢的。
       牛嶺知青點原是樟斗大隊的林場,沿著山路向上走10華里到下壟,往下走10華里到樟斗,是距離礦區最近的一個知青點。它四面環山,峰巒疊翠,云霧繚繞,樹木茂密,常常因為野牛出沒,故稱牛嶺。特別耀眼的是那涓涓清泉匯集的山澗溪流,在陽光的折射下,如同一條細長的銀蛇,蜿蜒曲折流向樟斗河。知青們每日跟隨駐點農工進山伐木鋸板、耕種梯田、采茶植藥,起早摸黑“戰天斗地”。
       時間一長,日子難熬。食堂大半年未見葷腥,清湯寡水,刮得饑腸轆轆。正如知青老友許雄輝文中描述:“吃了四兩再添二兩,還沒吃飽,哥們四目以對,于是,又打了一個賭,再加四兩米飯。”最漫長難熬的是夜晚。打牌吹牛,別無去處,看一場電影要下樟斗,來回走二十幾里山路,深夜歸來,月光朦朧,樹影如魅,真不知道這樣的日子何時是個盡頭!
       1975、76年,伴隨批林批孔運動的深入,全國掀起學習天津小靳莊運動,用毛澤東思想占領農村文化陣地的熱潮,也卷入深山旮旯的牛嶺知青點。當年蹲點干部是大隊團總支書記劉經傳,他剛退伍,朝氣蓬勃,喜愛音樂,吹得一手好笛子。在他的支持下,組織成立了牛嶺知青文藝宣傳隊。我曾參加過學校和礦里的文宣隊演出,義不容辭的擔任總導演。沒有劇本,大伙集思廣益,搜集身邊素材,挑燈夜戰,創作出歌舞《世上無難事只要肯登攀》、相聲《知青伙夫》、舞蹈《筑壩搶險》、小話劇《一斤茶》、配樂詩朗誦《青春贊》等節目。收工后的傍晚,點燃松脂照明,門前曬谷場上,5名女知青悉數到場,13名男知青依次亮相,男女“全員皆演”。無論誰曾上過臺,熟手教生手,互幫互學,排練節目很投入、上手快。自編自導自演的這臺節目,國慶節在樟斗首場演出旗開得勝,贏得滿堂彩。隨后到下壟、平案腦、花坳駐軍油庫等地演出,很受群眾的歡迎。
       牛嶺文宣隊的演出,受到公社領導重視。1975年底,以牛嶺知青為主,抽調當地2名小學女教師和1名女青年充實女演員,抽調插隊雙伏村的2名上海知青謝長慶、陳寶萍和當地1名二胡高手充實樂隊。新組建的橫江公社文宣隊共24人,全部集中在樟斗大隊部禮堂,脫產排練一個多月,屆時參加大余縣1976年春節文藝匯演。在此期間,我特邀老朋友,原下壟鎢礦文宣隊導演譚曉洪老師來現場指導,他根據男演員特點,編排舞蹈《毛主席的戰士最聽黨的話》,激情奔放,演藝俱佳。譚曉洪現任深圳市舞蹈家協會副主席。
       1976年元月,大余縣舉辦的春節文藝匯演拉開帷幕。演出時間6天,參演單位比較多,幾家合演一臺戲,分白天和夜晚兩個場次進行。橫江公社代表隊被組委會特意安排在夜間專場。記得那晚演出時,縣革委會領導、縣劇團主創人員親臨現場,舞臺上充滿激情的歌舞表演,經典樣榜戲京劇清唱,風情濃郁的女聲獨唱、笛子二胡民樂獨奏,逗樂的相聲,神奇的魔術,耐人尋味的小戲……,讓現場不斷爆發出熱烈的掌聲。尤其是由許雄輝執筆、劉經傳配曲、許雄輝和張菁表演的配樂詩朗誦《青春贊》,激揚文字,氣勢磅礴,讓觀眾血脈賁張,把整臺晚會推向高潮,獲得創作表演一等獎。
       匯演一結束,我和許雄輝被縣里留下,繼續創作改編節目,為參加地區調演做準備。金秋十月一舉粉碎“四人幫”,結束了“文化大革命”,有關調演事宜也不了了之。1976年12月,我通過招工回下壟鎢礦當工人,從此離開了牛嶺知青點。

       人生最美的是青春。短暫的知青歲月,淬勵了我的意志和品質,懂得真心待人,實在干事,克難而進,再微小的努力,都會讓自己的人生過得更精彩。“我,知識青年浩瀚海洋中的一朵浪花,崇山峻嶺林海松濤中的一棵根芽,此刻,青春畫卷在眼前展現,青春烈焰在胸中燎原。……啊!青春,你在我們的心里,早已是進軍的號角,戰斗的歌謠!……青春永屬戰斗人!”那首無悔的《青春贊》耳邊回蕩……

            夜沉,色浸溶溶月,心花欲欲燃!

    作者簡介:吳元龍,筆名天龍山,來自世界鎢都贛州,樂于文字記錄生活。

    上一篇:冬青花 下一篇:一方庭院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夏猶清 對 在說在談 的評論
    難道作者是一位基督徒嗎?如果..
    寒士 對 我是人間惆 的評論
    刪掉霧霾和惆悵..
    寒士 對 七絕:冬日 的評論
    雷雨擾夢難歸家..
    銀杏金秋 對 向日葵 的評論
    吃葵花籽想到了向日葵 《向日..
    言為心聲 對 無題 的評論
    謝謝1樓老師..
    11选5我可以准确定一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