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m8ssy"></nav>
  • <input id="m8ssy"><label id="m8ssy"></label></input>
  •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11、豌豆尖

    時間:2018-08-27   作者:石頭 錄入:石頭 文集:石板路彎彎 瀏覽量:624 下載 入選文集

     這是我下放到羅壩公社光榮一隊的第三天。

    這天下午,收工以后,我回到小木屋,晚飯做點啥來吃呢?先到廚房里看看吧,除了槇筒里得壁上,還有一塊兒干飯外,米已經沒有了。還有一些黃豆和玉米面,紅薯和洋芋,除了一把長著青綠小疙瘩的油菜苔外,別的菜是一點兒沒有了,

    對了,突然想起,寢室的米柜蓋上,還有一小半把掛面趕緊拿到廚房,擺在了鍋臺上。

    將就點兒,煮碗面條吃吧。可惜整個小木屋里可惜的一點兒下面的青葉子菜都沒有了。

    總不至于吃鹽水泡面吧。
      在我的記憶中,媽媽經常給我們做面條,在水開了以后,往鍋里下面,在開鍋的時候,再加一些青菜葉子到鍋里,再開鍋的時候,這面條就差不多可以吃了。所以我一直記得,下面條的時候要放點青葉子菜,白菜葉萵筍葉子等等的都可以,最好是要有一點兒豌豆尖。因為豌豆尖很嫩,在鍋里煮的時間很短,在開水里翻兩下就可以和面條同時出鍋。吃起來味道也好。
      想到了這里,我不由得信步走出了小木屋,舉目四下里張望,就看到屋外彎彎曲曲的田間石板路兩旁,還有眼前所看到的每根田坎邊上,到處都長著很多很多綠油油的豌豆尖,這些黃昏前的豌豆尖,一步一個坑,每個坑窩里都長著一尺多長的豌豆尖,這些搖晃著嬌嫩對稱型的小圓葉,晃動著鮮綠色的長長蓄須,在習習晚風中挑戰式的沖著我隨風搖擺,頻頻點頭向我搖擺著,似乎在嘲笑我:“喂,石頭,小兄弟,我在這兒,看見沒有?我在這兒,來摘我們呀,吃起來味道很好……”。
      看見這兒長著這么多新鮮嫩氣的豌豆尖,迎風擺動著,搖晃得令人心直發癢,這不正是很好的下面菜嗎?于是我站在石板路上,向四周望了望,四周確定無人。便不假思索地沿著這條石板路一邊走著,一邊順手忙不迭地摘了一大捧,用手絹包好裝進衣服兜。
      回到我的小木屋,急忙來到廚房,在大灶塘前蹲下,順手薅了一把干樹葉,點后,兩手捧著,輕輕慢慢放進灶糖,看著火漸漸地大了,架上兩根干樹枝,再站起身來,走到水缸前,打開缸蓋,拿著瓜瓢舀著三瓢水,倒進大鍋里,燒上半鍋水,等到水燒開了,在等著水開的間隙時間,我把剛才從路邊田坎上剛摘來的清綠色的絕對新鮮的豌豆尖,洗干凈以后晾在鍋灶臺上。
      這會兒水已經燒開了,我把掛面下到鍋里,再開鍋的時候,我就把鍋灶臺上的豌豆尖全部倒進鍋里,不大工夫,面條煮好了。再撈出來了一大碗,再加點辣豆瓣,盡管是缺油差作料,但是我還是很滿足,高高興興地坐在廚房前面的堂屋門檻上,端著大碗,舞動著筷子,美美地吃面條,最后就連鍋里的面湯也沒剩下。
      晚飯后簡單地洗了洗鍋和碗,往寢室里的桌子下面一放,緊接著,我就跨出房門,找村里的王連友他們那些小伙伴兒玩去了。當然,玩得高興了,偷摘豌豆尖下面條的事也就忘到一邊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剛起來,還沒有顧得上洗臉刷牙,就聽見楊文傳隊長站在我堂屋外的臺階上,不知道他是對著誰,在那里大聲武氣吼起來:“這是哪兒家喂的牛兒子沒有栓好,把隊里的豌豆尖吃了那么長一溜。”
      話音剛落,隔著門板墻,就聽得附近社員家有人大聲搭話:“我說,楊文傳,不要以為你是隊長,就可以吊起嘴巴亂開黃腔,嘴下要多積點德,少說兩句。你們大家都曉得,這周圍團轉的好幾戶人家,也只有我家喂得有牛,這幾天,我們就是害怕影響到知識青年休息,一直就把牛拴在圈里頭,根本就沒有把牛牽出去放過。它咋個吃得到隊里的豌豆尖?
      楊隊長被對方把話毫不客氣地給頂回來,感到有些詫異,他稍微定了定神,停頓了一下,接著大聲地反問道“那你家這兒附近的豌豆尖,咋個會遭吃掉那么長一溜呢?”
      那個人毫不客氣,立馬應聲回話道:“這個我們不曉得,也弄不清楚。不曉得的事情,我們不敢張起嘴巴亂說。反正不是我家喂的牛吃的。這點兒我敢向毛主席保證。”
      一聽到這句話,楊文傳隊長是很不高興,立馬板起個臉大聲補充了一句:“我肯定是要查清楚。這件事情,絕對不可能這樣就算了。必須要查出來,我不管他是哪一個,就是天王老子也扳不脫。我都要追查到底,一定懲罰他。絕不手軟。”
      聽見了門外楊隊長的這頓吼罵聲,我不由得吃了一驚。心想這里的人的確太會罵人了,現在楊文傳隊長已經找上門來,他堵著我的門,扯起個大喉嚨,一張口就把我已經罵成了牛兒子。
      可是呢,我又不能說出些個子午卯酉,人家楊隊長雖然是站在我的門口罵,可不管咋個說,人家罵是罵,但的確又沒有點到我的名兒來罵。既然楊隊長并沒有指著鼻子罵我,我就是現在想還嘴,也找不到話頭,當然也就只能裝莽不敢吭聲。不過心里卻有另外的想法:畢竟我是剛到這兒,才來幾天,腳底下的地皮都還沒有踩熱,這就莫名其妙地挨了隊長的罵,要人最狼狽最尷尬的是:挨了罵我還找不到地方還嘴,騎驢看唱本,走著瞧吧,將來我挨熊的日子還在后頭呢,不曉得以后的日子該咋個過啊?
      想到這兒,心上總是被哪個塞了一把茅草,總不那么舒坦。還好,在那個時候,畢竟我人還太年輕,不懂事,記吃不記打,心里不擱事。看著隊長沒有察覺是我干的。暗自得意。幾天后,這挨罵的事也就徹底放在腦后了。
      隊里那幾天事情不多,主要是冬季的改土造田,學大寨,做梯田。勞動強度不是很大,反正是學大寨,記大寨式的工分,只要出工就畫圈圈幾公分。有一個算一個。按照勞動態度,體力和年齡分開等,分別幾公分。計工員在收工前,站在山坡頂上,拿出紙筆,把出工的所有人名寫下來,然后大聲地念一遍,目的是在于不要漏掉了,免得以后再扯筋。
      事情過了星期以后,生產隊里出工,還是在隊長家后面的山彎彎里改土造田,在中途一塊兒休息的時候,大家圍坐在一起,一邊烤著火,一邊閑聊天。我忘記了當時大家爭論著什么話題,反正也是我,只顧一時的嘴巴高興,不曉得咋個搞起的,居然就把那天偷摘豌豆尖下面條的事給說漏了,惹得大家一陣哈哈大笑。這時候,我暗自一回頭,卻看見了王連友,還有那個出納,向我比著大姆個手指。那春夏秋冬四個閨兒,她們都在對我微笑著,向我比劃著奇怪的手勢。弄得我莫名其妙。

      楊文傳隊長當時就站在我的身后,我剛才的話被他聽得一清二楚,他一巴掌打在我的背上,用一個手指頭指著我的腦袋,帶著笑聲罵道:“你個臭石頭,腦殼就是想爛了,我也不可能會猜得到你的腦殼上,原來是你這個臭小子干得好事。我差點冤枉了是哪家喂的牛給吃了的。”

      旁邊一個叫楊文友的高個子,是生產隊的副隊長,他一把把我拉到一邊,跟我悄悄說:我跟你說,石頭,這也就是你了,你還是不錯,算個漢字,敢做敢當敢認賬。為了這件事情,楊文傳隊長很調查了很久呢。因為你是知青,剛到農村,不懂這里面的東西。好了,把話說清楚了,也就對了。現在沒事了。你才是不曉得,豌豆尖,我們這里的人根本都不吃。這些都是拿給牛吃的東西。所以楊文傳隊長一直就在忙,忙到在喂牛的那幾戶人家暗中調查。哪個會想到是你這個臭石頭是你弄去吃了的。今天下午你要是不說出來,這個楊文傳隊長不曉得要查好久。
      這時候的我,望著隊長的背影,默默地點點頭。被隊長的這種對工作負責任的精神所感動。記得是我剛到生產隊的第二天,跟著隊長到街上去買鋤頭的一路上,曾經聽隊長給我講起過,他雖說是文化水平不高,但是敢于堅持原則,不怕得罪人,只要是不對的。他都敢于批評他,不管他是哪一個,該受處罰的必須受處罰。
      楊文傳隊長還告訴過我,他是當過兵的,也算是見過世面的。在部隊的那幾年,的確是很受鍛煉。當然,他的文化主要也是在部隊里當兵的時候,跟著連隊里的文化教員現學的。他剛入伍的時候,連一張報紙都讀不完。現在可以看報紙了。《毛主席語錄》上面還有很多字不認識,希望你們這些知青不要怕麻煩,多教我們一下。
      那天,跟在隊長的后面,我誠心誠意地向隊長表示:隊長。你放心。今后一定要聽隊長的話,認真學習,一定要好好勞動,好好鍛煉。
      這時候我才算是弄明白,這里的人原來都是不吃豌豆尖的。不過,也許過了四十多年以后的現在,這里或許有不少的人會吃豌豆尖了。
      話又說回來,吃飯不能光是吃豌豆尖下面條吧,知青在農村鄉下,要吃飯,就必須得會做飯。在這里都是吃的槇子飯,我要在這里生存下去,必須要吃飯,要吃飯必須先學會自己做飯。這里的人都吃槇子飯,這個槇子飯咋個做?我根本就沒有見到過。

    那么,這槇子飯到底該怎么做呢?
      請看下一節《槇子飯好吃不好做》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上一篇:在猛烈的彈雨 一緬甸同古 下一篇:燈光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銀杏金秋 對 向日葵 的評論
    吃葵花籽想到了向日葵 《向日..
    言為心聲 對 無題 的評論
    謝謝1樓老師..
    左翼 對 故事 的評論
    后面三句真的美好,引人遐思..
    左翼 對 無題 的評論
    傲骨不可無,改棱角為好..
    夏猶清 對 念親恩 的評論
    很好,意味深長,感慨萬千..
    11选5我可以准确定一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