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m8ssy"></nav>
  • <input id="m8ssy"><label id="m8ssy"></label></input>
  •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13、上山撿柴3

    時間:2018-09-02   作者:石頭 錄入:石頭 文集:石板路彎彎 瀏覽量:616 下載 入選文集

    我揹在背上用力掂了掂,試了試輕重,還可以,自我感覺不錯,于是就弓著腰揹著那捆枯柴,踏上了回村的石板路。開始這一路上,我依然興致勃勃地觀賞著沿途大自然的山水風光,揹著那捆干柴得意洋洋往回走。
      可我萬萬沒有料到的是,路還是這條石板路,突然間似乎加長了100倍,背上的干柴竟然越來越重,由開始的走200米休息一次,改到100米休息一次,以至于變成10米一歇、5米一站,最后來到一個陡坡,干脆把這捆干柴橫放到斜坡頂上,讓它順著陡峭的斜坡石板路,一直順著沿途的石頭臺階,向山腳下不停地翻滾,逗得路人和同來的鄉親們捧腹大笑。
      一位社員逗趣地說:“幸喜得好這捆柴捆得還算結實。從那么幾十米高的坡坎上,一路滾下來,居然還都沒有散架。”
      另一個社員又接上一句關鍵語,“三個人幫到起捆得,肯定捆得扎實。”

    還有一個社員說:“哪里才止三個人,起碼是四個人幫到捆得。我就在旁邊,看得非常清楚。絕對不會錯的。”
      旁邊還有逗趣的,接著說:要依就是捆偷雞賊嘛,也絕對捆不到那么結實。”大家笑得更起勁了。
      回到小木屋以后,一進門,我就癱倒在床上,無神的雙眼呆望著四壁皆空的小木屋,桌上那盞孤零零的煤油燈,燈芯發出絲絲的響聲,忽閃著比火柴頭大不了多少的點微弱亮光。又冷又餓又累,兩手艱難地小心揉著,揉著被揹柴草的棕繩勒得又紅又腫的肩膀不滿十七歲的我不禁潸然落淚不止。

    此刻。只聽得哐啷一聲響,我的寢室房門被突然推開了。王連友和春夏秋冬四個閨兒,齊刷刷地來到我的寢室。我只好強打精神,勉強從床上坐起來,換上一副笑臉,招呼他們各自找地方坐下。

    冬閨兒拿著一根納鞋底的針,挑亮了放在藤箱蓋上的那盞煤油燈。他們那幾個人到廚房看了看,用手摸著那冷冰冰的鍋灶。就知道我還沒有吃飯,春夏秋那三個閨兒,就在廚房里緊忙著,張羅幫我做飯。冬閨兒抽空跑回家,給我拿來了半碗辣豆瓣和一大把油菜苔。然后,這幾個人都陪著我,一邊幫我做著飯,說著一些安慰我的話,使我暫時忘記了孤獨和憂愁。

    吃完飯以后,我走出了寢室,站在小木屋的堂屋地壩邊的一個高坎上,王連友站在一旁,用手指著遠處的光亮,小聲地說:“遠處的光亮不是煤油燈的光亮,全公社,只有共和大隊那邊才用的是電燈,在那片燈光下的地方,是共和一隊。”  

    我早已知道,外號人稱兔兒團長校革委副主任王玉芳,和我們下放到同一個公社,和我們班上的蘇學棟、六七級六班的吳達仁,他(她)們三個人下到一個生產隊(共和一隊)。距離我們生產隊,大約還有兩三里的路程。
      上山撿柴的幾天以后,我到羅壩郵局寄一封返回生產隊隊的途中,天近黃昏,路過共和一隊,蘇學棟正在窗前,他看見我從他門前路過,便請我去坐坐,我一進門,就發現了,在他們的房間里,用的居然是電燈。

    雖說電力嚴重不足,每個房間只能用一個燈,瓦數不能高過25W,只能照明,任何人都不準私自安裝插座。想要開燈就不能聽收音機,想聽收音機就不開燈。雖說用電要受限制,但那畢竟用的是電燈,不是煤油燈,不需要用人去填燈油,更不會熏黑人的鼻孔全縣都知道,在全公社甚至全縣境內,也許只有共和大隊有電燈。還是令人羨慕死了。
      我們班的周德浮分配在羅壩公社豐產大隊第三生產隊。地處半山腰上,那里的條件要比我們生產隊還要艱苦。出門趕場,出工等都要爬坡上坎,我們上山去撿柴,正好要經過他們住的大院門口。在大門外邊就可以看到他們住的房間樓下就是牛圈,人住在牛圈頂棚上面的房間里,無時無刻都必須聞到牛糞的味道。他沒有在豐產三隊呆多久,他們的隊長告訴我,幾個星期以后,周德浮那三個知青都轉到其他公社去了。
      就在剛才,一個小時以前,在羅壩場鎮上,我去郵電局寄信,正巧路過公社,在公社大門口外的木板墻上,張貼者一條大幅宣傳標語《毛主席的戰士最聽當的話,洪雅羅壩就是我們的家》落款為成都32中、28中學校革委會、軍訓團、工宣隊。
      在這個大幅標語的上方空位上,意外地發現了一張大紅紙非常醒目地貼在那里,上面密密麻麻地寫著黑字體。我停下了腳步,站在那里初略看了一下,竟然是寫著有關我的表揚信,落款是公社革委會。

    我站在那里,紅著臉大致瀏覽了一下,表揚信的上面,大致內容意思是說:石建華同志作為下鄉知青,一到生產隊就積極參加了農業學大寨運動,服從生產隊里的安排,任勞任怨,到隊里不到十天,就能主動和鄉情們一起上山砍柴。不怕艱苦,不怕累,發揚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牢記毛主席教導……。還有什么認真學習毛主席著作,活學活用,還有急用先學,立竿見影等等。
      當讀到活學活用時,我忍禁不住地笑出聲來。記得當時上山的時候,我的確只拿了砍刀和繩子,身上并沒有帶《毛主席語錄》啊,紅寶書既然沒有帶在身上,那么急用先學,活學活用,立竿見影又從何說起呢?

    不就是上山撿點柴嗎?那個山路要說它地勢險要,倒也很貼切,要說危險那倒是有一點兒,但不至于有他們說得的那么懸乎沒必要非得提升到要不怕死的高度。

    還有,即使是我帶了紅寶書,我們不妨試想一下,背著那么大的一捆柴走在山路上,手里還拿著一把長柄彎刀,充當著杵路棍,還有一只手忙不迭地擦汗水,哪騰得出手來翻紅寶書。就算是能翻得出來書,手上出的汗水,還有粘在手上的草木黑灰,那還不把紅寶書給弄臟了啊。一旦把紅寶書弄臟了,那惹出的麻煩豈不是就更大了。
      至今我也沒弄明白,這個表揚信的稿件,究竟出自何人手。

    不過,一點是弄明白盡管這表揚信,在寫法的確有些太夸張,好在它畢竟寫的是表揚,愿意咋個寫他就咋個寫,我也沒辦法,何況這張表揚信,從落款的時間看,貼上墻已經好幾天了,恐怕不曉得有多少人都已經看到過了。就算能爭出個高低用了。
      再說,單這個表揚信而言,表面上針對我個人實際上是通過對我的表揚,鼓勵更多的知青,以實際行動鍛煉意志,扎根落戶。對于我來說,在當時也是只有好處,沒啥壞處。
      算了算了,我也懶得去理論它了。不管怎么說,反正就是由于這篇表揚信,我的名字,很快就在全公社的各大隊傳遍了。下放到生產隊不到十天的知青,能夠上山砍柴,在全公社知青中,不能說不是一個傳奇。
      從共和一隊出來,往我們生產隊走的一路上,看著天色已近黃昏,不由得加快了腳步。心里惦念著別個生產隊的電燈,

    也該到吃晚飯的時間了。我趕回了生產隊,走進我的小木屋。

    那么我的小木屋到底是啥樣的。
      請看下一節《我的小木屋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左翼 對 我們從山野 的評論
    花香樹高比不過,唯綠華夏好山..
    天龍山 對 我們從山野 的評論
    心淡疊翠繡山川,盡顯生命的律..
    左翼 對 黑黑的科技 的評論
    感謝支持..
    左翼 對 雪怨 的評論
    后兩句極妙..
    左翼 對 憶老山 的評論
    向老山英雄致敬..
    11选5我可以准确定一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