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m8ssy"></nav>
  • <input id="m8ssy"><label id="m8ssy"></label></input>
  •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江城(二十八)

    時間:2018-09-19   作者:樺林邊緣 錄入:樺林邊緣  瀏覽量:198 下載 入選文集
         關于目前日本鬼子的軍事態勢,陳師長就交代這些,以后的一切都要靠自己。王營長想道。雖然,地形利于他們作戰,可是他也不會樂觀忘憂。到時,還不知道日軍以什么樣的方式進攻:是晚上?還是白天呢?看來供鬼子攻擊的手法和選擇也多。盡管不確定,但有一點,他明白要占領金風山,鬼子一定會動用大量的步兵可能還有別的。這時,他認識到:鬼子這樣的進攻適合在白天,晚上顯然不適合。他再次覺得必須加固工事,只有這樣,才利于保護自己的士兵和打擊敵人。在這一思路下,王營長感道未來的這一場大戰必定很兇險、致命!于是,他往戰壕里的士兵看看,他想道:他們中有些人可能會被打死,不是在第一仗,就是第二仗。哎,可是不管怎樣,我一定要設法保存他們,也決不能讓日本鬼子攻占金風山,絕不!想到這里,王營長恨恨地吐了一口吐沫,右手握成硬邦邦的拳頭沉力打在土上。就起身向滿戰壕里的在閑散的戰士們匆匆走去。

    之后,王營長朝戰壕走來。他還是非常嚴格查看戰士們挖的戰壕的深度和堆集在陣地上的、顯得時拱時凹的泛著紅色的泥土。然后,他走到一處,看見戰壕的深度淺了。頓時,相當不滿意!就站在那里,雙眼瞪得溜圓又發亮,立刻發出寒光、要吃人般伸出軍服和白襯衣卷在粗壯手肘上的右手興師問罪般、咄咄逼人指著地上,看著在戰壕兩側的士兵和四排長一個25歲的瘦高人責問:
    “郭排長,這是怎么挖的?”
    郭排長走上前一步,回答:“報告營長,這是新兵楊元亮、周樹水挖的。”
    “你看合格嗎?”王營長眼光閃著不快,把右手一指挖的明顯淺了些的戰壕。然后,又抬起他的又黑又亮的惱火的眼睛瞪著有些怯生生的郭排長。
    “這,這……”郭排長語塞了。他明白營長會發怒的。然后,他回身,一腳帶力地踢了下兩個畏畏縮縮的新兵中的一個的大腿。“老子不是跟你交代了要把戰壕挖深點嗎?你們耳朵聾了!”然后,他向站在第二個的楊元亮使眼色。
    可是,不明白的楊元亮不知他是什么意思,又看見他踢了周樹水一腳,更迷糊了。
    看見郭排長去踢自己的新戰士。王營長冒火了!
    呵斥道:“你他媽的,你就這樣對待自己手下嗎?我不在的時候,你就這樣打他們嗎?”這當然是王營長絕不容忍的!
    郭排長轉過臉,忙辯解:“營長,不是這樣的。我只是一時著急,其實,我對他們不是這樣的。”

    王營長盯著眼光時不時往下看的想避開自己營長的郭排長,對臉又白又紅的郭排長喊道:“我們當官的有錯都打罵自己手下,自己戰士,把過錯都歸在他們身上,自己就屁事都沒有嗎?是不是?你不要忘了,到時,日本鬼子來了,誰去抵抗,你一個人去抵擋嗎?你有幾個腦袋?還不是靠我們的士兵!啊一一”
    然后,楊元亮也不滿意自己排長,是他和周樹水挖的戰壕,郭排長一個人半躺在戰壕里,睡大覺,醒了就抽煙,好像這些事與他無關,也不幫一把。就更加生氣 !    對王營長說:
    “營長,沒有人告訴我怎樣挖。我們只有跟著別的戰士做。”
    郭排長氣得用眼睛死死盯著他,恨死楊元亮了。可是他不敢張嘴,他擔心自己的營長火上加火,把他排長位子給撤了。
    王營長一聽,把他虎臉對著在自己面前更加畏畏縮縮的郭排長,十分氣憤又是一頓訓斥:“你不好好地指導他們,居然睡大覺,還說你看著了,你看著什么了?你就是這樣干事的嗎?”停了一下,王營長覺得自己還要去別的戰壕檢查。就不再訓斥郭排長了。就說:“你馬上喊他們繼續挖,不準罵他們。”然后,就向戰壕西側走去。
    當王營長走了后;郭排長用惱怒的、被營長罵時,變得煞白的長臉朝著楊元亮叫罵道:“楊元亮,你龜兒子敢告老子的狀,看老子以后收拾你!”
    楊元亮還想說什么,周樹水立刻拉拉他的衣角。
    “排長,他也不是有意要說的。”
    郭排長繃著他的長臉抬起右手指點點他倆,幾乎都要挨著他兩人的臉了。并厲聲喝叫道:“還跟老子愣著干什么,快挖!”
    于是,他倆就挖起了戰壕。郭排長照樣抽他的煙,背依著戰壕壁,非常舒適地自顧抽著,從不幫自己士兵做事、挖戰壕。。。。。
    這時,王營長雙手叉在他腰間緊系著醬色寬皮帶上, 繼續向戰壕西側緩步走去。剛才的事,令他心里不快,這就提醒他臨戰前一定要注意戰士們和手下軍官的備戰狀況,比如:子彈要充足,武器配備要放在陣地的顯要部位,最重要的是:戰壕必須挖得深等,他認為只有把這些事做足,才是打擊敵人的有力保證。此時,戰壕兩側坐著或背靠在又冷又潮潤的紫紅色戰壕壁的官兵,他們中有的坐在戰壕壁下的地上,把步槍靠在右肩上,雙手合在一起,抱住槍在養神或聊著;有的正埋頭擦放在兩腿上的步槍;有的是幾個戰士坐在一堆邊抽煙、邊聊著。從前天奉命進入虎口陣地,戰士們挖了戰壕,在接下來的近兩天中,他們在短暫般的清閑中談論打仗,都相信日本鬼子不久來攻擊他們,一陣緊張不安后,近兩天了,都沒有看見一個鬼子來。現在,大家在談著,都非常迷糊,就是不知道日本鬼子好久來進攻他們。每個戰士到指揮官誰也說不清這個問題,但是這令人煩惱的戰斗如一道陰影已經抹不掉了。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銀杏金秋 對 向日葵 的評論
    吃葵花籽想到了向日葵 《向日..
    言為心聲 對 無題 的評論
    謝謝1樓老師..
    左翼 對 故事 的評論
    后面三句真的美好,引人遐思..
    左翼 對 無題 的評論
    傲骨不可無,改棱角為好..
    夏猶清 對 念親恩 的評論
    很好,意味深長,感慨萬千..
    11选5我可以准确定一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