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m8ssy"></nav>
  • <input id="m8ssy"><label id="m8ssy"></label></input>
  •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江城(二十九)

    時間:2018-09-19   作者:樺林邊緣 錄入:樺林邊緣  瀏覽量:205 下載 入選文集
        有個體大、鼻翼非常性感的老戰士大大咧咧地斜躺在戰壕過道上打瞌睡。坐在他身旁的一個瘦臉戰士馬上用手碰碰這老兵用他雙手疊放在他緊系著寬皮帶的肚皮上的手,忙說:
    “別睡了,黃大哥,營長來了!”
    于是,仿佛很累不知是熬了多少夜般的黃老兵眼都睜不開,一下坐起身,把又紅有血絲的眼睛往營長來的方向看看。
    王營長看見他實在想睡,剛一走近就彎下腰對他說:“老黃,你睡吧。”
    “不,我還是不睡。”叫黃正強的老戰士眨了眨他睡意正濃的發紅而潤濕的眼睛回答。
    “趁敵人未到,戰斗還沒有打響,就好好睡。說不定打起仗來,就沒有機會在安心睡了。”王營長和氣說。口氣非常溫存,他把每一個戰士看著是自己不可分離的親人。他是打過多次仗的,他非常清楚,這些戰士中有些人可能從第一次參加打仗。只要槍響起,就活不到下次,也許還有他,每一個戰士會不可違例地經歷著這樣的戰斗,同樣要經歷可怕的死大于生的戰斗。還是讓自己戰士多放松一下,自己決不能太苛刻了。王營長想道。心里和情緒被如戰爭陰影般壓抑著,還是向前后,王營長在戰壕略伸出些的紫紅色的挖得鐵鍬印縱橫的土壁拐一下,到了另一段有戰士們站或坐著的戰壕兩邊地上,一眼就看見有些斜躺在地上的二營一連連長張柱安。長得身強力壯,鵝蛋形有些黑的臉的張連長閉著眼睛,27歲,雙手放在他緊系著寬皮帶的在均勻地一鼓一縮的肚皮上,睡得正舒服著!
    然后,王營長立刻走到他身旁,先用腳輕輕碰碰張連長系著皮帶的肚皮。
    這時,睡的正濃的張連長沒反應,稍一會,在睡夢里游蕩的他也在睡夢里看到有人在踢他的肚皮,想醒總也睜不開眼睛。王營長見他不醒,就用腳使力跺了下張連長皮帶下的小肚皮,才聽他哎喲一聲。他以為是坐在他身旁的老劉在逗他。就還是閉著他眼睛,張嘴嚷道:“老劉,老子睡會覺你都要讓我不安靜,你想讓老子沒有精神打仗,你就安逸了!”
    坐在他旁邊的35歲老兵劉少云,剛想說;王營長又用力踢了一下張連長的肚皮。
    張連長啊的叫了一聲,立刻坐起來,用雙手捂著他的肚皮,用睡的迷糊眼睛看了側邊一下,非常生氣地嚷道:“你是故意的老劉,看老子……”他才立刻睜大眼,看見是自己的營長一臉非常不滿地盯著他。就騰地站起來,立刻向一臉慍怒的王營長敬了一個非常標準有力度的軍禮。
    “報告營長,我,我……”
    “張柱子(張連長的小名),你敢跟老子睡大覺。現在是你睡大覺的時候嗎?”王營長在訓罵自己部下,主要是指揮官時,就兩眼鼓起,兇得來本來就臉是紅的,這下紅得發亮,好像要把不聽話的張連長拿住似的。呵斥道:“你居然敢當著自己的士兵睡覺。你是他們的連長,日本鬼子來了讓他們再叫醒你,你才指揮打仗么。”
    張連長知道這次又要被大罵一頓。就雙手恭敬而規規矩矩地垂放在腿上,如勞改犯般低頭聽著自己營長的訓斥。
        王營長還要繼續:為此事他不能對指揮官的疏忽而輕易放過,他(張連長)不是士兵。
    “你知道,敵情在不斷變化,說不定敵人一旦炮轟我們的陣地,你和別的兄弟有可能就沒命了。師長讓我們來守備金風山,不是讓你睡大覺的,你這個樣子像話嗎?江城的百姓對我們國軍還會放心嗎?咹一一”王營長喊道。
    張連長的臉白一陣紅一陣,由于他和自己營長說笑慣了,在被訓斥過一會后,居然嬉笑說:“營長,我又不是第一次打仗,我會知道怎樣樣對付日本鬼子的。”
    “你少吹牛!”王營長說:“對方在幾個月前的淞滬大戰中,以30萬兵力打垮比他們多的70萬國軍,他們在戰略上一度和我們形成相持,結果因一次登陸,造成了對國軍的前后夾擊,我軍后來就處于劣勢。結果,怎么樣?”
    “可這里是江城。”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上一篇:江城(三十) 下一篇:江城(二十八)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左翼 對 冬(2) 的評論
    落暉改落日如何?..
    左翼 對 《農民工》 的評論
    《農民工》接龍: 世上誰憐農..
    左翼 對 碎夢殤情 的評論
    時光,會拂去所有的傷,就讓它..
    劃船老人 對 玉樓春 的評論
    歲月似流水..
    劃船老人 對 七絕 .未 的評論
    緣分這個東西……?..
    11选5我可以准确定一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