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m8ssy"></nav>
  • <input id="m8ssy"><label id="m8ssy"></label></input>
  • 當前位置:首頁 >> 隨筆 >> 內容
    內容

    唯親是舉真罪過

    時間:2018-09-19   作者:勤耕 錄入:勤耕 文集:針砭時弊一、二、三 瀏覽量:686 下載 入選文集

    滇東南某縣一鄉鎮中學,原本是一所具有50多年辦學歷史且遠近聞名的農村示范性窗口學校。在20117月以前,曾先后28次受到省、州、縣教育主管部門的嘉獎。據《校史》記載:省教育督導團一位重量級的領導曾稱贊該鄉校為“農村普及九年義務教育的一朵奇葩”;州教育局一位老局長在視察這所學校時曾夸獎:“你們是我州辦好農村基礎教育的一面紅旗!”……

    20119月,該校曾被擬定為國家教育部重點課題“少教多學”子課題實驗學校。后來,卻因為一位新來的校長的不懂不支持以及學校教研負責人的更易而最終沒有掛牌。真是讓人寒心!

    20118月到這位校長任期結束的三年里,學校管理就一直在走下坡路。隨著這位“關系”校長的“空降”而來,這里的一切就此發生了一系列“意想不到”的巨大變化——實則此人無德無才,對學校管理一竅不通卻又處處自以為是;這人架子大,心眼小,他最大的本事就是罵人,看誰都不順眼,整天虎著一張臭臉,對老師對學生從沒一句好話。他本人每周在校往往不到三天,三年累計不足三百天,卻還好意思對老師們大講特講什么“以校為家”,真是厚顏無恥!他自恃自己是從城區學校來的,又仗著有那么一點“背景”就什么都是自己一人說了算,誰的建議都不聽,即便是錯誤的決定也會一條路走到黑死死地堅持著,就連德高望重的老校長他都放在眼里,根本不把別人的忠告當成一回事,對前任和前幾任的功德及老師們取得的成績總持否定的態度。這位目中無人,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老大”他還真有“能耐”——硬是把一所好端端的示范名校三下兩下就給搞整成了“榜上有名”的薄弱校點了。他毀掉的可是他前邊十幾任校長和一撥又一撥辛勤園丁們幾十年的心血啊!這事未免讓師生家長太痛心太失望了,大家一個個恨得牙根癢癢的。于是,校里校外人們都在罵他“冷血鬼”、“死瞎包”、“敗家種”、“大水貨”、“披錯了人皮的豺狗”!一位有心人還寫了這樣一首打油詩入木三分地刻畫這位“空降”校長的作為以及師生家長對他的怨氣。詩云:

    德才平庸決策草,人情淡薄口碑糟。

    架子更比南山大,氣度如若針眼小。

    重三疊四話嘮叨,吆五喝六心氣傲。

    示范學校弄薄弱,師生家長恨難消。

    說白了就是這位“衙門里的裙帶親戚”給學校帶來的不是福音,而是災難!不是機遇與發展,而是無奈與倒退!

    “任人唯賢大功德,唯親是舉真罪過。”在這里,“鍵人”只想憑著一顆良心替老百姓說說話,給那些手里握著人事任免大權的“老爺們”建議建議:選人用人時要多聽聽群眾的意見,千萬不要“唯親是舉”,一定要做到“任人唯賢”。教育自有教育的特殊性,一所學校的全面崛起至少需要五到八年,甚至更長的時間,衰落則只要用兩到三年就夠嗆了。因此,一所學校校長的選聘應該從優秀的中層干部中按程序考察任用,不能從毫無管理經驗的普通教師中按“潛規則”搞突擊提拔(俗話說:“嘴上無毛,辦事不牢。”把一個連中層干部都沒當過的青皮仔直接任命為校長的做法不但不妥,而且違反原則);選拔校長要重看德能,不能只看重背景。

    學生盼望著,老師盼望著,家長盼望著,全鄉人民盼望著,盼望這所曾經的名校能夠再顯它往昔的輝煌!


    后記:據說這位校長被任命時,這個縣的縣長是他老婆的干哥哥,教育局長又是他自己的三表哥…… 這些人都在“十八大”召開以后不到兩年就出了大問題。

    作者簡介:陳福光筆名勤耕,1966年11月出生,云南廣南人,畢業于云南大學漢語言文學專業,現任職于廣南縣篆角鄉初級中學。系全國校園詩人,云南省中小學骨干教師,云南基礎教育名師,中小學高級教師,百度認證高級教師,文山州少先隊優秀輔導員,廣南縣優秀教師,廣南縣詩詞楹聯學會會員,廣南教育通訊員,篆角教育綜合期刊《春筍》執行主編。曾在全國各類文學大賽中獲獎54次,作品及小傳載于《云南名師錄》、《中國新世紀詩人詩選》、《中國校園作家大辭典》、《中國詩典》、《世界名人錄》等多部辭書;享有“中國校園詩人”等50項榮譽稱號。先后主編《篆角教育志》、《課改圖片資料集》、《校本培訓成果集》、《教師優秀論文集》、《中小學教師文論選編》、《篆角初中生作文選編》等60冊共計500多萬字的教育教學研究資料。

    上一篇:河畔有個俏姑娘 下一篇:游云南石林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左翼 對 冬(2) 的評論
    落暉改落日如何?..
    左翼 對 《農民工》 的評論
    《農民工》接龍: 世上誰憐農..
    左翼 對 碎夢殤情 的評論
    時光,會拂去所有的傷,就讓它..
    劃船老人 對 玉樓春 的評論
    歲月似流水..
    劃船老人 對 七絕 .未 的評論
    緣分這個東西……?..
    11选5我可以准确定一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