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m8ssy"></nav>
  • <input id="m8ssy"><label id="m8ssy"></label></input>
  • 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 >> 內容
    內容

    私營企業是該一心一意還是三心二意?

    時間:2018-09-20   作者:張小姐 錄入:張小姐 文集:張小姐書房 瀏覽量:333 下載 入選文集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提到了我以前的裝修公司和老李。有人會問我:“看來以前的公司也不錯,你怎么不在那里干了呢?”我的心有些蟄疼,我輕輕的說:“以前的公司轉行了。”對于一個有感情的公司,說轉行總比說倒閉能遮一些丑吧。就像一個曾經生我們養我們的母親,她老了瘋了神智不清了,她即便千瘡百孔,我們依然愛她,我們之間有著難于割舍的養育恩情在。

        我說不清為什么叫老李而不叫李總,叫李總張總總是有些太莊重。我覺著老李是那種介于莊重和隨意之間的人,有狡猾和智慧和童心在里面。

        當然首先老李是個智慧的人,很多事情他有很多解決問題的方法;他又像個將軍,能調集千軍萬馬,把不同性恪的人安排在不同的崗位,恰到好處的發揮著每一個人的特長和作用。做為公司的領導人有一個心照不宣的秘密就是黑白兩道通吃。我弄不懂那個劉姓鄭州人為什么死心塌地鞍前馬后跟在老李屁股后面。有一個甲方拖欠了公司很長時間工程款,劉姓鄭州人血紅著眼睛一腳跺開甲方會議大門,“今兒個不見錢誰也別想給老子活著出去!“就在當天,公司拿到了工程款;還有往工地送大沙水泥的,當地村莊的地頭蛇把在大門口不讓進門,半夜三更也是劉姓鄭州人去玩轉的。一個有的是力氣和莽撞,一個懂得剛柔并濟恩威兼施。

        老李的狡猾在于不得罪人。很多事情他不去當面拒絕。比如說某人找他辦車牌號,他嘴上說好好好,再等等,現在形勢緊。聽他的話你就等唄,等的黃瓜菜涼了,辦不成,你自然就不等了。我們這些內部員工依然會看到他源源不斷的拿出來車牌號,那是應酬重要人物用的。哦,你會明白,他那是處世的一種。

        所以說老李是一個有手腕的人。他灌輸得大家都知道了他為什么同時開辦了高爾夫球場和裝修公司。他想利用高爾夫高端的人脈帶動裝修公司的生意。他憑敏感的嗅覺嗅觸到將來高爾夫事業也會像籃球、乒乓球一樣進入黎民百姓,他刻苦練習取得了國家級高爾夫教練證。你看他逼我們考證,他自己也拿證。

        他帶了一幫教練去教更多人練習高爾夫。高爾夫是人與自然完美結合的體育運動。我隨公司人曾經去觀摩過圣安德魯斯高爾夫球場,一望無際的綠色,很大很美很安靜。同時高爾夫是一項很紳士很自律的運動,沒有來幫球員記分,在比賽結束的時候,球員們自報分數。組織者對每個人充滿了信任和尊重。在我們看來,老李對高爾夫的寵愛超過了裝修公司。

        他經常飛往各地參加各種比賽,后來帶隊去各地參加各類比賽。他得意的將老虎伍茲的合影懸掛在明顯的位置炫耀給過往的人群看。從這一點看,每個人無論年齡多大都有童心。所以很多人愿意得到他的指導,奉他為專家資深專家。我們經常一二十天見不到老李。我們的裝修客戶也會很長時間看不到老李。他們等著他定奪某個裝修細節常常等到牢騷滿腹。

        老李是八十年代的高材大學生,繪圖專業。所以設計是他的強項,加上他經常周游全國各地,見多識廣,常常設計出來的東西很新穎很前衛。

        有一醫院工地的大門改造,原來那家設計公司設計成最常見的”門“字形,人車分流,一個小門過人,一個大門過車。老李說,醫院人來人往,人車分流分不清楚的,你分了,人們照舊從大門過。干脆不分。頂蓬做了個大鵬展翅的威武造型,寓義醫院鵬程萬里,名利雙收,一鳴驚人,一飛沖天等多種美好的前景。在大門側邊安裝上大城市流行的LED大屏幕,輪流播放醫院的專家和業務。現在大屏幕遍地開花,都是跟那醫院學習的。后來醫院的急診室和美容室也必須經過老李過目,領導們才能放心定稿。公司也有兩個設計師,不重要的方案他們做,老李在客戶心中已經形成了一種不可替代的口碑。

        只是很多時候時間不等人,客戶有客戶的計劃安排,三五天可以等,二十多天一個多月等不起,除了一些關系很鐵的客戶,散客慢慢的就流失了。

    維修的瑣事也是老李最頭疼的問題。瓷磚掉一塊,水箱漏水了,墻漆掉皮吧,都得派人跑一趟。有時候是幾趟的跑,幾次的折騰。低頭哈腰像孫子一樣做著售后,與高爾夫球場的眾星捧月相比,無疑老李的重心在那里。

        最終我們一二十人的管理團隊走的走散的散,當年的轟轟烈烈不復存在,公司看起來灰蒙蒙的消沉。施工班組也散了。幫忙的親戚都原地返回了老家。看門那條德國犬“奧丁”興許被看門的老呂賣了吧,他說走丟了,誰信呢。

        老李的高爾夫龍套跑的風生水起,又多了茅臺高爾夫會員酒,高爾夫用具等其它營生。

        我們的散伙飯上,老李悵然若失,他也暢想著未來,他說等裝修公司再有轉機的時候一定請我們回來!

        只是時間過去幾年了。

        好吧,能把另一樁生意一心一意經營好也值得慶賀。

        我也會想到我現在所在的這個項目,有時候一些班組探我們的口封,”你們老板是南方人,他要是回老家干,那你們不得散伙了嗎?“

        ”他在鄭州買的有房子,鄭州也是他的第二個家嘛。“忘記是劉大斌還是應經理補充了一句。

        是呀,鄭州已經是張總的第二個家了,也是他生活的土地。他有了自己較為成熟的市場關系和人脈。他的項目已經從三個擴大到四個,又從四個擴大到五個。他一直堅持在這個行業里越走越遠。我們有足夠的理由相信“老板”能在鄭州長期做下去,并且會越做越好。

        這樣我們就可以長干一段時間,不用擔心下崗,不用像剩男剩女一樣被人相來相去再找尋工作。

        我祝愿李總張總九建許總,基業常青!因為有張欣在,祝你們基業常青又欣欣向榮!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上一篇:思念 下一篇:懷念猴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夏猶清 對 范冰冰涉稅 的評論
    說得很正確,如果這么大的中國..
    左翼 對 好事近 的評論
    我知道的,我都知道。我不知曉..
    左翼 對 三月緣曲未 的評論
    讀此文,感覺凝重肅穆,即便最..
    夏猶清 對 在說在談 的評論
    難道作者是一位基督徒嗎?如果..
    寒士 對 我是人間惆 的評論
    刪掉霧霾和惆悵..
    11选5我可以准确定一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