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m8ssy"></nav>
  • <input id="m8ssy"><label id="m8ssy"></label></input>
  •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特高課在倉陽一在冬日樹林里

    時間:2018-09-21   作者:樺林邊緣 錄入:樺林邊緣  瀏覽量:136 下載 入選文集
          一九四四年冬天在中國東部之城倉陽
        現在是1944年12月24日
        在倉陽城往西,離城五公里有一大片廣大山林。它并不高,接近山腳下,有一條公路向山林邊往里伸進去。公路兩邊都生長著很多的桉樹、柳樹。隔一段距離,公路就隱沒在一片密集的樹林里去了,看不見了,就像通往幽靜的樹林深處一樣。冬日下午的山上、山下都是一片片或高或低的如波浪般的樹林。看上去:一大片大片的已經脫落了樹葉的樹子,稍遠看去:樹子還是那樣林林立立地聳立著,非常的壯觀而靜雅!盡管是寒氣凜凜的冬日,雖然離城不是太遠,可這里非常靜,靜得來絕無一絲的聲響,空氣里總是洋溢著令人心境舒爽和諧的氣氛。
       這時,開來了一輛黑色小轎車。它非常快地駛過垂吊在車頂上方發黑干枯的光禿禿樹枝下,半小時后,到了一處路邊就停住。從車里出來一個長得非常英氣,有1米83,看上去:目光明亮、沉穩、干練,身穿一件灰藍色呢子毛料大衣,29歲很有身份的青年國軍軍官,他是中共地下黨員叫王飛,是國軍倉陽情報處的副官。他神態平和、沉穩下了車,神情還是平淡,可是在平淡的眼神和他潤澤的長臉上,能看到他有一種嚴肅謹慎職業習性的氣質,因為,地下黨的工作,隨時都有被抓被打死的危險,讓人擔驚受怕! 就是說他那怕想放松自己,都要沒有一個日本人十分狡詐的身影和一些暗地里幫助日本人的國民黨里的反動派的人了,才可放松自己。王飛把雙手插在大衣里,就往路邊走下去,前面是一片非常平緩又很大的樹林。王飛還是緩慢地走去。
    這時,他的身旁、近處、遠處是望不到邊的樹林。在穩定的白明明天上,有些淡淡的灰云,好像可有可無地呆在天上,不肯散去似的,像一塊灰布的天平和地掛在天上。看著這凋零荒涼的山林冬日的下午,氣溫略微和,也沒有那么冷了。王飛就雙手插在呢子大衣里,朝腳下枯干發黃葉草的林間小道閑逸地走去。他身旁、稍遠些、或更遠是早已脫落了葉的樹子,不過,就算這樣,還是有點青黑打卷葉子掛在他身旁、遠些的朝白明明天空伸展彎曲的光禿禿的樹枝上。王飛,繼續在一片片靜謐紋絲不動的樹子間悠閑地非常慢地散步。他時而看看樹子,又若有所思地抬起臉望望在樹子上,一些發黑卷曲葉子,凝視著孤零零地掛在伸到他俊逸臉上方的樹枝上。有時,王飛被橫在自己身子前的樹枝擋住,他就抬起右手把樹枝輕輕地撥開,讓自己過去,然后才放下樹枝。他還是這樣走著、看著,也看一看天,因為,只有在這里,他才能感到全身心的放松,一切的閉悶,深沉的壓抑只有面對著樹林和大自然才盡情地釋放出來,過后,他才感到輕松,就像他放下了一大重擔。
       現在是:抗日戰爭時期,也是國共兩黨合作的時期。而在中國所有愛國、有良知的中國人正在不同的戰線與日本侵略者戰斗!不管是戰場,還是看不見的戰線(這一句:來自朝鮮電影《看不見的戰線》。本小說以蘇聯電影《春天的十七瞬間》、朝鮮電影《看不見的戰線》和《原形畢露》偵探和諜戰影片的風格,來描寫上世紀中共地下黨與日本特高課的斗爭。)現在,王飛和倉陽城的中共地下黨正在與日本駐倉陽的特務機關,就是日本最高特務機關:特高課,進行斗爭!
        過了近一個小時,他感受了冬日的冷,帶有寒氣的樹林里的自由舒暢的空氣,在全身心放松后,王飛覺得自己可以回城了。他就走出這一片樹林,到停在路邊的黑色小轎車旁,拉打開門,進入車里,然后,就發動油門,開著車向前面一片靜靜無人的公路開去。車在不斷較快地前進,隨著車的開動,在前面大路兩邊的樹子迎面而來,仿佛到了他的擋風玻璃上似的,然后,從他黑亮車窗邊往后退去。而同時,在他眼前的車的擋風玻璃上,在映著路邊兩側的樹子,以及垂吊在車頂上方的路兩邊柳樹枝的(剪)影。還有擋風玻璃前面圓圓黑亮的車頭不斷向前進。過了近四十多鐘,車漸漸地接近中國華東最大的城市一一一倉陽。王飛繼續駕駛著小轎車往前開去,就好像他要趕回去工作似的。他知道,或者非常清楚地意識道:和日本特高課的斗爭,將要再次開始,新的斗爭將以更加致命和殘酷方式進行,他將一如既往奮斗!
        車子就開進了城里。在他車子兩側街邊上的各種商店,相鄰的灰白色樓房正面,再過去就是平房等,還有在這些商店房子門邊過道上來往的身著長衫、旗袍等的男男女女都從他的車子兩邊街上往后退,過了一會,車子就拐進一條小街;它兩邊也都是低矮灰舊的平房。平時,人也少,顯得要安靜些。之后,過了這條小街,就往位于市中心中央路的國軍情報大樓開去
    ……
    “王副官,你到哪兒去了?”在上情報部第三樓的石梯上,王飛看見了從梯口下來的情報處的職員小周,他腋下夾著一份藍色文件袋。看到了王飛走上去,小周就站住問。
    “我散心去了。”王飛回答。小周人溫和,在情報部里和大家都關系可以。
    “剛才成科長喊大家開會,你不在。看來,他心里不高興。”小周說。
     “你們開得是什么會?”王飛問。聽了小周的話,他沒有去想成科長會對他咋樣,而是想問開會的內容。其實,他只是問問而已。這樣的會,大家都參加的會,沒有什么好關注的。他知道,現在是國共合作,都一起對付日本侵略者,可還是有些國民黨的頑固派暗中和日本人勾結,破壞國共合作,加緊對付在倉陽的地下黨,總想破壞抗戰大局,毀掉中國抗戰的成果。而現在的情勢是:日本軍隊在中國戰場和國外都處處被打敗,看來,日本鬼子的末日不遠了。盡管,現在國民黨和共產黨已經進行了合作,可是,地下黨還是被日本人一如既往地加以破壞,這當然是令王飛擔憂,以是他要對付的事。
        他倆就聊了幾句,王飛就上了三樓回到了自己辦公室。他是單獨一間,是科長的副官。回來后,他就看桌上,一些內部資料和每日信息簡報,這是他工作,大多是針對日本人的一些不疼不癢的情報。他簡略看了下就把情報放在靠近白色墻邊的紅木光滑的桌子邊上。然后,就呆在辦公室里。如果沒有人來和他聊一些什么或者、有科長的召喚,就這樣,一個下午空聊地過去了。他住在國軍情報局后面的一棟小樓,這樓是宿舍,大多的職員結婚不在這里住,只有少量單身的人員住在這里,像他這樣的。王飛住在二樓最末一間漂亮的宿舍里。他大多數晚上都呆在房間里,看看書,如果沒有什么事,他就這樣。還有就是有同事來找他看電影,他也去,主要是想高興愉快些,他不想老是呆在安靜的房里,太寂寞了!到了第二天,照常上班。而局里大多的工作目標是沖著日本,顯得非常寬松。但是,他知道:在這個情報局里,有人在和日本特高課進行暗地合作,對付地下黨,破壞抗戰,這就使得他不得不小心!
       第二天上午,王飛就去倉陽城邊的一個天池公園,在靜靜的公園里的一處假山旁,見到了為日本最高特務機關特高課課長加藤剛作翻譯的地下黨員雷向明。
    “最近,你那里的情況怎么樣?”王飛問,他指的是日本人。
    “沒有什么特別關注的事。”雷向明回答。他還是習慣性地看看那豎起如條形般,在自己身邊過去一處,忽低忽高的如林立般的假山間的過道上,有些人在悠閑地走來走去,覺得沒有什么異常,就把自己臉轉回來才對王飛說在日本人身邊感覺,表示一切都平常。
    “日本人沒有什么行動嗎?”王飛又問。他想讓雷向明再談談,因為,特高課有些行動就不露骨,也不明顯,可能就是在一個看似非常平常的言談和舉止里。王飛知道:加藤剛課長是一個斯文、對身邊的人都很客氣和禮貌的特高課長,跟他所了解的日本兇惡的軍官不一樣。而恰恰是這樣的人,是最容易讓對手散失警惕和警覺的。他一再提醒雷向明一定要防備這個日本特務頭子一一一加藤剛。
    “我注意到,只要我在他們的身邊,加藤和松阪、小林副官愛聊他們日本的九州和富士山的情況,都沒有聽到關于倉陽城地下黨的事。”雷向明感到有些不解地說,他眨了眨機智的眼睛,看著王飛。
    “這很有可能他們在防備著什么?”王飛覺得是這樣。
     “你是說,他們在避開我。”雷向明有點驚訝!
    “別這樣想。”王飛說。
    “為什么?”
    “我覺得就跟一些人,只能跟關系好的人談得來是一樣的。更別提,我們跟日本是外族人。”
    “嗯,我明白了。”雷向明覺得王飛說得應該是這么個理。
    “看來,我覺得你應該在一些談話、和事情上,以別的方式去了解這些人以外的人和事。不能顯得太直接,這最有可能被對手盯上,就危險了!”王飛說。
    雷向明知道:這是讓他如這條路不通,就走另一條路的提示。
    王飛還是提醒他,日本人異常狡詐的特性和刻意提防中國人的習性。又說:
    “你還是盡量不要呆在他們身邊,要做起一副對他們的談話不關心和沒有興致的樣子或者就走開。”
    “可是這樣,我就接觸不到對我們有關聯的信息。”雷向明還是心有不甘說。
    “我想這不是一個事。”王飛認為。
    “王飛同志,你指得是什么?”
    “我想在一些事情上,他們還需要你。”
    “我明白了。”
    “就這樣吧。”
    然后,兩人就分開了。王飛就往情報局所在方向的大街走去;雷向明就往寶光街日本特高課的小樓走去。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左翼 對 《農民工》 的評論
    《農民工》接龍: 世上誰憐農..
    左翼 對 碎夢殤情 的評論
    時光,會拂去所有的傷,就讓它..
    劃船老人 對 玉樓春 的評論
    歲月似流水..
    劃船老人 對 七絕 .未 的評論
    緣分這個東西……?..
    劃船老人 對 七絕 .  的評論
    志存高遠..
    11选5我可以准确定一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