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m8ssy"></nav>
  • <input id="m8ssy"><label id="m8ssy"></label></input>
  •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特高課在倉陽二日本特高課翻譯雷向明

    時間:2018-09-21   作者:樺林邊緣 錄入:樺林邊緣  瀏覽量:169 下載 入選文集
         中共地下黨員、33歲的雷向明同志在日本東京生活過五年。作為一名在東京的機械株式會社做工的 中國人,一直都生活得還可以。可到了一九三一年一月,日本國內開始掀起了侵華熱潮。后來,大街上,經常是一些狂熱的日本市民舉行游行示威,開始有很多的日本青年當兵。為什么會這樣呢?本來日本的人民也是勤勞純樸的,由于思想單純,深受以日本天皇裕仁和一些強勢邪惡勢力比如:日本的封建財閥官僚和日本右翼勢力的狂熱煽動,一時間,全日本人都要效忠天皇,積極投入到征服中國的大東亞圣戰里去。一些非常純樸的日本青年,特別是農村青年,到了日本的部隊上,就被訓練成瘋狂的兇惡士兵。而這時的整個日本都以擁護天皇裕仁提出的進行大東亞圣戰的宏偉目標而瘋狂響應,侵略矛頭指向中國。一時間,中國被污蔑為劣等人種,必須要進行征服。
    (相關的描寫,請關注4個月后,在12月1日發出用了近四年時間寫的描寫南京大屠殺、保衛戰的長篇小說《江城》。)
    有一天晚上, 20歲的雷向明下班回來,吃了飯,就一直呆在自己租的房里看書。他住的房子臨近日本東京一條小街,是一底一樓的木板樓上。雷向明看了十多分鐘的書,就想睡了。就把書放在枕頭邊,脫了衣褲,剛要睡下,就聽到:一股有些小聲的熱鬧嘈雜聲響,然后是大呼口號的聲音:

    “大日本天皇萬歲!”是一個男人的又響又驚耳朵的呼喊聲。
    接著是:一群男女的附和聲:“ 大日本天皇萬歲!”
    “征服支那!”
    接著是同樣的重復喊聲,然后高呼口號和附和聲音在交疊進行,在漸漸地近了,也讓躺在床上非常想睡的雷向明睡不著了。過了一會,外面的游行隊伍的聲音更大了,一個男的領喊聲和一群男女的附和聲此起彼伏,喊過后就鬧嗡嗡的,然后又是重復。這些一時的喧囂更近了,看來馬上要到雷向明所住的這間房子的小街上了。
        雷向明聽到這一句:征服支那。心里就緊縮、吃驚!因為在這之前,他知道日本國內有人已經宣揚打到中國去的瘋狂言論,他就氣憤!中國并沒有傷害過日本,怎么老是被日本傷害!?他就下床,走到窗口旁,推開窗子,一陣呼口號聲、回應聲像一股躁動喧囂的風一樣,哄地摜進了他的房里耳和他朵里,滿腦子發暈。他看見:在街對面的一些房子的門窗里射出來的照在清黑街上的散亂的燈光里,有不少的男男女女都群情激動地緩緩走過去,全部都擁護天皇的主張:征服中國。并爭先恐后地附和喊大東亞圣戰萬歲等口號。從這一群所謂的善男信女中喊出來,是那樣可怕!充滿著禍害感!
    雷向明感到:這些日本人像厲鬼一樣,仿佛突然從懷里拿出槍來都要到中國去打仗。他強烈地意識道:中國在不久的將來就要面臨來自日本的侵略,他決定馬上回到中國。就在二天后,上了一條郵輪,過了二十天回到了倉陽城。后來,參加了地下黨。
    他也親自看見:華人在日本被排斥、欺辱,就回到自己的祖國,參加了地下黨,和自己的同志一起與日本侵略者進行斗爭。由于他懂日語,就被原來的國軍情報處長周正雄簡紹跟了日本的特高課做翻譯。地下黨非常看重他這一關鍵位置。一般情況下,都盡量不讓雷向明暴露。就是說:寧肯自己遭受大的損失,也要讓雷向明同志長期隱藏在日本人的身邊。盡管,有些地下黨的聯絡站被破壞,以沒有讓他出面,無疑,這是針對日本人的敏感和非常狡詐的特性來決定的。
        雷向明,走近了特高課的一棟白色兩層小洋樓。一道鐵門由兩個日本兵看守。雷向明就走了進去,走上二樓,到了第三間,就走了進去。他看到站在門邊的日本特高課科長:加藤剛。他看上,有44歲,生于1899年春日本山形縣。讀過日本士官學校。由原來的狂熱、思想偏激,變成了一個溫文爾雅,“平和”的人。主要是:他戰前十年到倉陽城,做了日本駐倉陽城日本領事館的武官。在這里,他專門收集情報,了解中國人的思想特性和民族的根源等,就學會了這一切的處事哲學,他無疑跟一般的日本軍官不一樣,屬于鼴鼠特性的人物。他只有1米65不到的身高,有些矮,一張總是潤亮的臉,老覺得他涂了護膚品。據說他非常能吃,身子如鐵板,他看上:還有點靦腆,他會柔道,他跟人的感覺:總是和氣。雷向明注意到:加藤剛課長,你在他身邊從來就沒有看見他和身邊的人大聲喊過,非常的和藹可親。這是日本特高課的頭子嗎?
    “雷桑!”看見雷向明走近,加藤剛就招呼。
    在非常講究、布置如富豪般的日本特高課的辦公室,看上去是很不不錯的。這時的加藤剛決定中斷和松阪太郎副官的聊天,在主動招呼雷向明后,他走近一步,站在雷向明的面前,跟他看見自己從日本來的朋友一樣,非常的熱情!
    “加藤課長。”
    加藤剛看見雷向明沒有很想進辦公室的意思。就主動說:“進來嘛,雷桑,來坐一下!”
    雷向明就只好和加藤走到靠窗子邊、黑紅發亮的長沙發上坐下來。
    “你不太想進來。”加藤還是隨和地問。
    “我想萬一你們在談什么事,我在場是不適合的。”雷向明顯得非常知趣地說。
    “沒談什么,就是隨便聊一聊。”加藤說。他到了中國,總是了解中國人的習性,也和中國人接觸,比如:中國官員和平民等。他潛心學習了解中國人的處事思維和方式,這樣,他就能在更深的領域方面對付中國。他擅長觀察自己對手的舉動,并思索應對之策,是一個非常有頭腦的對手。而經過地下黨的周雨同志和王飛的叮嚀,讓雷向明特別提防加藤剛,不要被他的假象蒙蔽。
    這時,在辦公室里,雷向明和加藤就還聊著,雷向明忽然聽到了副官石原和另一個人員在聊天。
    好像,聽到了什么人,嘴巴太硬,被打了,還嘴硬。他感覺到了這應該是關于地下黨的事。就一邊和加藤聊,一邊在心里猜測:我們的地下黨又一次面臨問題。看見他在回答時,有些不知想什么。加藤課長就問:
    “雷桑,你想什么?”還是非常關懷的樣子。
    雷向明聽到這句話,覺得自己這樣一個表情,讓加藤課長以為他想什么。他就說:“沒什么。”
    好像加藤剛覺得對方是這樣一個回答的方式,就挺知趣地不說了。
    然后,兩人就談一些生活、人員等的事。雷向明還是一副隨意地聊談。
        那么,雷向明為什么不向加藤說自己的心情呢?他一直在心里牢記周雨和王飛的話:要和日本人保持一種若即若離的態勢。他覺得,自己的面前,就面臨著隨時都招來的危險。一個動作,一句簡單的話,可能在不經意間就會被對方發現看出來。盡管,加藤顯得一副隨和、對人和善,他作為日本特高課的負責人,本身就決定了他會用盡一切手法,來對付任何一個地下黨和已經在國共合作的雙方,企圖挖出在陰暗角落里的可疑的人,并進行get rip of(英語除掉)。關于這種人,一定要專門對付。可是,怎樣才能進一步獲得我黨地下人員的被捕信息,怎樣才能做到這事,而不至于被對方懷疑,或者,用迷糊般手法,使對方搞不明白,這才是最有效的辦法。
    “雷桑,你等會到監獄里,看看他們審訊的怎樣了。”加藤忽然這樣說。
    雷向明覺得奇怪。
    他怎么會說這樣話,難道,他自己不可以去看,不,他想到這里,覺得不去。
    加藤看到他沒有說話,就非常和氣問:“你今天,怎么都不太這樣有興致?”
    “我不舒服,可能昨晚,著涼了。”雷向明借口說,他想離開這里。也不想在加藤的意圖下,讓對方有機會把自己納入注意的對象。
    “哦,那你就去躺一下。”非常善解人意的加藤課長就說,還伸出手,把雷翻譯扶起來,雷翻譯就出去,回自己的房里去。雷向明為什么不去監獄?他從內心里,一般在防備加藤,在盡量有意無意脫離這個日本特高課頭子的注意。他覺得,與其在日本人的眼皮下搞清這個事,還不如通過在情報處的地下黨員王飛搞清楚,這樣,至少減少自己被日本人懷疑的可能性。可剛回來,就要出去嗎?坐在床邊椅子上的雷向明想到:不,等一會。可這時,他也急,更想見到王飛,把這一情況跟他說,看有沒有一個好辦法。有了這個想法,雷向明就忍不住,向門邊走去,他決定還是去找王飛,到了門邊,他又站住,覺得這樣不妥,就不出去了。他感到:如果日本人來找他,他又不在,那么,自己說自己不舒服,就露陷了。
    他想道:還是傍晚去。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左翼 對 我們從山野 的評論
    花香樹高比不過,唯綠華夏好山..
    天龍山 對 我們從山野 的評論
    心淡疊翠繡山川,盡顯生命的律..
    左翼 對 黑黑的科技 的評論
    感謝支持..
    左翼 對 雪怨 的評論
    后兩句極妙..
    左翼 對 憶老山 的評論
    向老山英雄致敬..
    11选5我可以准确定一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