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m8ssy"></nav>
  • <input id="m8ssy"><label id="m8ssy"></label></input>
  •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南京大屠杀(三十四)

    时间:2019-02-05   作者:桦林边缘 录入:桦林边缘  浏览量:600 下载
         在获得了队长的准许后,多个鬼子就端着刺刀,跟在望日小队长身边,走近一直都绝望,认定自己必死的情绪十分低落的四百个战俘身边。  
    一个翻译把望日小队长的话告诉大家:“你们中一半人,到操场过去的围墙。”  
    望日队长喊道(用日语):“海亚古!(日语:快)”  
    翻译马上说(用中文):“你们快点!”  
    两?#35828;?#22768;音?#34892;?#20132;替?#26657;?#22909;像要让这些中国军人即刻去干活或工作。  
    马上,如惊弓之鸟的国军战俘看到多个鬼子端着刺刀走近,感到鬼子的这一举动对他们来说是不详之兆,?#34892;?#23601;踌躇待在那里,?#34892;?#35201;走而不敢走,?#34892;?#24178;脆站着。  
    “快到那边去!”望日小队长看见这些战俘这样的举止,就叫喊起来,  
    他声音又尖又惊耳朵,大有不听话,就一刀刺死的结果。他的两只大眼睛瞪得圆鼓鼓的,?#21451;?#30555;里,发出凶光令人心里如压了一块石头,又压抑又极为胆怯。  
    翻译马上说:“快,到操场那边去,站在围墙下,别磨蹭了!”  
    于是有很多的战俘不得不往操场那边一步一小步过去,前后顾盼般带着心里的担心的,已经意识到自己快要被打死,如一道浓重阴云直?#21451;?#22312;他们的心坎上,令他们非常的憋气!  
    这一走就是两百多人,看来鬼子要分批处理我们。  
    在走过去的国军?#26657;?#20854;中有一个国军连长叫罗宏?#26657;?8岁,他长得方?#22330;?#20004;个黑乎乎的鼻孔非常的性?#26657;?#20182;目光沉静,显得温?#22270;?#23450;,当他听到鬼子这样喊时,就走过来并想道。他看到一直端着刺刀的鬼子一脸阴冷,面无表情,看到了鬼子的军队让他们过去到操场围墙下,就意识到日本鬼子要杀他们。  
    自己要被日本鬼子打死了,边走的罗连长在心里想道,哎,被日本鬼子逮住,就不要想存活下去,要死就死吧!反正自己带着战士们在水西门的战?#20998;校?#35753;鬼子尝到了中国军?#35828;?#21385;害,自己还打死了十多个鬼子,如今被鬼子打死了也值 得了。哎,大撤军的命令获得得太迟了,都到晚上了,我们刘营长喊我们躲在这个烂楼房里,没有想到被日军搜出来了,那就该自己倒霉了。  
    罗连长和自己战士们在几天的战?#20998;校?#20182;们守卫南京水西门。进攻他们的鬼子有多个连队在轮番攻击他们。他们一直坚守在城墙上,自己战士的伤亡不重,而是跟恶攻他们的鬼子造成了重伤亡,直到12月12日晚上20点,才获得撤离的命 令。打了几天的仗,他和战士非常英勇,打死了不少鬼子。当他们不再这里打仗时,要撤走了,都把枪乱扔。由于他们很多人把步枪都丢了,在这无?#35828;?#27004;房里,呆了一天半不到,在一个小时前,被日军搜出来,他们听到的鬼子通过翻译的第一句话是:“所有中国军人放下武器,我们将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  
    于是,全部的军人被押出那个烂楼房,往附近的这个学校来。  
    现在,在押往那边操场的两百个国军中的刘营长看到鬼子把他们近两百人押到了操场上,此时,他部下的国军官兵渐渐地走向操场,一个个绝望而无奈地走到操场北面一道灰色的围墙下走去,围墙外能看到一些被眼前围墙挡了房楼的一小部分的青砖墙面,发旧的房顶视角。他看到那边有十多挺轻重机枪,已经架好在他们眼前,还有站在操场边把他全部纳入到日本鬼子的射击范围的、站着的呈大半圆形的荷枪实弹的面部无表情的鬼子。看到听到鬼子的音声、脸如石灰般模样,对日本鬼子有充分认识的刘营长,已经意识到一一一鬼子要杀他们了。他想道:这次是死了。哎,自己和战?#30475;?#20102;几天鬼子,让鬼子死伤不少,要死了我也没有缺憾,只是不?#24066;?#36825;样被打死,太狼狈了!真想和鬼子来一个刀对刀,枪对枪地战死?#26085;?#26679;被鬼子打死强!我作为他们的营长,死了也没什么,可是,他们中还?#34892;?#25112;?#22350;?9、20岁,就这样要死了,真为他们不值得!想到这里,刘营长心里非常唏嘘!  
    此时,有大多数他的战士已经走过他朝围墙边走去,从他们的神情里,?#20801;?#20986;带有匆匆死亡的气息和沮丧绝望的沉闷气氛,好像他们走向的是死亡的操场。  
       这一刻,刘营长更深切感到:死亡离自己更近了,只要往围墙走去,那么,死神就从空气里对他发出抽去人身心的恐怖微笑。死是要不多久的,刘营长想道:它至多在一两分钟。虽然感到自己在极短的时间内被打死后躺在地上,他还是感到致命的恐怖,死几乎在四周嘲笑他。在他的眼前,他看到战士们,他也感到,自己的大部分战士那跟死人一样绝望的脸和身材。看来,到此他和他的部下没有多少存活的希望,美好的生活被掐死在他们的面前,死亡无情而严酷地扑向他们,或如一把带血的刀横在他们的眼前。什么都改变不了了,等死吧,刘营长再次想道。此刻,他们如一个不少地集体关进一个铁笼子,等待他们的就可怕惊恐的死亡。  
    此时,站在国军战俘前面有十多米的、腰间上紧系着酱色宽皮带的围站在他们眼前的鬼子端着枪,看来一起都准备好,就?#20154;?#20204;军官的命令了。长得颧骨突出,一个圆脸小,非常光润的鬼子中队长大木,一个1米65,肚皮肥厚的队长,?#26434;?#27492;时要打死这么多中国军人,他在刚才就听自己大队长说一一一要一个不留。  
    “把这么多支那军人处死,要让全体支那人知道,向大日本军人开枪的后果,要为?#20999;?#25171;死了日本军?#35828;?#20013;国军人付出血的代价。”山田大队长凶恶地嚷道。  
    望日良雄小队长早就等不得。他想起,在战场上,有不少的中国军人向和部下开枪,他就恨的不得了,就想:一旦日本占领了南京,他要把向自己打枪的中国军人战俘,一个个把他们亲自弄死,来出出怨气和安慰他苦闷的心。  
    被分出来的国军战俘,已经都在侧前边靠?#26412;?#22260;墙下面缓步而去,站在围墙下面,刘营长的身边后面都是一个个绝望,面色煞白,无望的战士,等待他们的是必然死亡。此刻,一切美好的东西,人生的幸福的青春年华已经远离他们了,  
    每一个战士依然充满了强?#19994;?#27963;下去的愿望,但是到此时,铁定被在他们前面的日军封死。  
    “举枪!”望日队长喊道。声音透出一种残忍的口吻。  
    刘营长看到前面除了十多挺重轻机枪,还有站在两边的、把国军战俘围在墙下呈半圆形的鬼子端起步枪来,他想道:死吧,刘挺海,就这样了!在他这样的平静心情?#26657;?#30636;间空气如死神般静得令人感到可怕!仿佛一切地静止了,不存在  
    了!那个站在多个端着步枪,和蹲在轻重机枪后的鬼子略前的长?#24120;?#36523;子健壮的鬼子队长望日喊道:  
    ?#21543;?#20987;!”  
    顿时,把国军战俘从围墙下围了一个半圆的、被限制在圈内的中国军人们被鬼子的各种枪支开火了。  
    急急而猛?#19994;那?#22768;响起,无数支枪?#34892;?#21644;无形都对着他们猛射着子弹来。  
    站在前面的刘营长肚皮被中弹,他倒下去,他被肚皮里的剧痛感到最简单是肚皮里有你什么往他喉咙里涌出来,一股充满盐味的血冲出了他在扩张的鼻孔外和口外。  
    他感到自己疼的身子在挣扎,一种死前气息在浓浓地在他身上扩张开来,过了一会不到,刘营长死了。  
    但是,鬼子的死亡射杀在继续,因为,还没有完全打死站在围墙下的中国军人战俘。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以殇公子 对 末日 死星 的评论
    花园,象征植物大自然..
    寒士 对 七律 折柳 的评论
    天生日月两艘船这想象不得了..
    寒士 对 七律 二月 的评论
    新生一片琼如雪再看三千玉似烟..
    寒士 对  的评论
    思娇心切魂牵梦萦..
    扬雪 对 春恋 的评论
    户外烧烤还是比较有趣的!..
    11选5我可以准确定一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