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m8ssy"></nav>
  • <input id="m8ssy"><label id="m8ssy"></label></input>
  •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第二十三章:刘青山副县长给清河湾村民下跪

    时间:2019-02-18   作者:冰川 录入:冰川 文集:第二夫妻 浏览量:170 下载

    何春光和李婷虽然赔光了他们的所积蓄,但清河湾的村民们还是把他们的房子给抱住了,养殖场他们是赔了,可清河湾的村民们并没有忘记领着他们致富的带头人李婷生态园董事长--李婷同志。何春光看着自己的媳妇一天天的消瘦,就连她生孩子过月子也没有停止一天的工作,他们这次搞养殖虽然失败了,而且何老歪还为此付出了生命,但他们毕竟还年轻,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李婷他们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总算处理好了生态园损失问题,何春光一大早就到集市上给李婷买来一只老母鸡拿来补补身体,他刚一到家就喊道:“老婆...?#19968;?#26469;了,快出来看看我给你买的什么好东西......?#20445;?#20182;喊了两声,家里并没有人回答,他还以为李婷在屋子里照顾儿子没有听见呢!他就高?#35828;?#26469;到房间里,四处看看李婷并不在房间里,他儿子也不在,心想李婷一定去他妈李青云那里了。

    何春光拿着他买的老母鸡高?#35828;?#26469;到他妈妈李青云家,还没有进门就喊道:“妈...?#19968;?#26469;了......”。

    李青云抱着他儿子毛头迎接了出来,何春光一看出来迎接他的不是李婷他们,而是他母亲李青云,他赶紧问道:“妈...李婷呢!”

    李青云赶紧回答道:“她早上就把毛头送来了,说是出去半点事,放下毛头就走了,我看她今天有点?#27490;?#30340;,是不是你们吵架了”。

    何春光赶紧笑笑说:“妈...你想那去了,我们吵什么架,我我一大早就赶集去了,这不我还特意给李婷买只老母鸡熬些汤给她补补身体”。

    李青云这才放心的说:“你们没有吵架我?#22836;?#24515;了,快起洗?#35789;?#25265;一下你儿子,我给你们熬鸡汤去,对了,给李婷打个点话问问她什?#35789;?#20505;回来”。

    何春光拿起?#21482;?#32473;李婷拨出她的点话,但电话里提示李婷的电话已关机,他还自言?#26434;?#36947;:“这?#21482;?#21643;还关机了呢!......?#20445;?#20182;并没有在意李婷会不辞而别,洗完手接过他儿子高?#35828;那?#20102;一下,李青云还责备道:“毛头才多大,抱他轻一点,他刚?#21592;ィ?#21035;把他摇晃吐了”。

    何春光亲着他儿子,答应道:“妈...我知道了,你疼你孙子,我还是你儿子呢!”

    何春光看看他儿子胸前衣服穿的鼓囊?#19994;模?#23601;埋怨道:“妈...这是谁给毛头穿的衣服,衣服都没有穿好鼓囊?#19994;模?#22810;么难受人?#20445;?#20182;说着就给毛头整理衣服。

    李青云收拾这厨房对何春光说:“是李婷给他穿的,有啥事情吗?”

    何春光给毛头整理衣服时发现,他衣服里有一个硬硬的东西,他拿出来一?#35789;?#19968;封信。他赶紧坐在板凳上,一只手抱住他儿子,一只手赶紧拆开信封看信里写的是什么。

    这时李婷留给他的一封信,信上写道:

    春光...请你原谅?#19994;?#19981;辞而别,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妈和爸,对不起你们老何家,不是以为我爸也不会去世,是我让老何家败的一败涂地,我对不起你们,我已经无颜再面对你们了。春光...是我强迫你娶?#19994;模?#24403;你娶?#19994;?#37027;一刻就是一个错误,这个错误的一切都是以我而起。这个世上最傻的人也就是你了,你任我欺负,你从不还击,我错了,?#20063;?#35813;欺负你这样的老实人,我是一个罪人,我?#35845;?#20102;你们的平静的生活,是?#19968;?#20102;你的一生。春光...把我忘了吧!我是一个坏女人,也不是一个称职的好妻子,我对你和你的家人造成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我希望有来生,我会做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好儿媳,今生我把你伤害的太多了,?#20063;?#24525;心再伤害你下去了。我走了,你不用找我,我会用?#19994;?#20313;生挣钱为你们还债。

                                 (妻):李婷

    何春光看完李婷留下信大喊道:“李婷...你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女人,谁让你挣钱还债了,你个大傻?#24076;?#20320;快给?#19968;?#26469;......”。

    李青云正在厨房里忙着杀鸡做饭,听见何春光在客厅里大?#26657;?#36824;把毛头吓得哇哇大哭,赶紧跑出来责备道:“春光...你喊啥来,看把毛头吓得.......”。

    何春光赶紧把他儿子毛头塞到李青云怀里,急切的说道:“妈...你先抱住毛头,?#19994;?#25226;李婷找会来?#20445;?#35828;完何春光?#22242;?#20986;了门。

    李青云还在疑惑的问:?#23433;?..不是...李婷出去办点事了吗?发生什?#35789;?#24773;了”。

    何春光回头对李青云说:“我现在不跟你解释了,?#19968;?#22836;再慢慢跟你,李婷她要离家出走......”。

    李青云一听李婷要离家出走,这时她更疑惑了,赶紧问道:“李婷...她早上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说离家出走就走了呢!......?#20445;?#20309;春光也没有回答她,开起摩托车就直奔火车站。

    何春光跑道平川火车站,四处大声喊着:“李婷...李婷...你给我听好了,你这个啥女人,你快点给?#19968;?#23478;去,谁让你出去挣钱了,你爷们我还在,那里能轮到你出去挣钱,你听到了快点回家去,毛头还在家里等着你呢!你个傻女人,快点回家去......”。

    何春光在平川火车站找了半天也没有看到李婷的影子,他又到汽车站一辆车一辆车的找着,但最终还是没有见到李婷的身影,天渐渐地黑了,他只好无奈的回到了清河湾。

    李青云看见何春光无助的样子,轻轻地安慰道:“春光...你也不用太担心李婷,也她只是出去散散心,过一段时间就回来了,毛头还在家,李婷过几天一定会回来的,哪有母亲舍得自己的孩子不问的,你放心吧!过几天李婷她自己就回来了”。

    何春光勉强的笑笑说:“妈...我没有事,毛头今天就让他跟你睡吧!我有点累了,我?#28982;?#21435;睡了?#20445;?#20182;起身就要走。

    李青云赶紧喊道:“春光...你想开一点,凡事都往好处想,李婷会自己回来的,你吃点饭再走吧!”

    何春光摇摇手说:“妈...你不用担心,我真的没有事,我就是有一点累,睡一觉就好了,饭我就不吃了?#20445;?#20182;微微的笑笑,在他儿子毛头脸上轻轻地亲了一下,转身就走了,李青云知道他心里不好受,就没有再劝说他什么。

    第二天天刚亮,还有的村民没有起床,何春光就拎着一个铁洗脸盆,那个?#31455;?#22312;清河湾挨家挨户的“铛铛......”敲着,并大声喊道:“清河湾的老少爷们们,有一个算一个,谁愿意跟我何春光去?#21482;?#20859;殖场损失的就到村室前集合......”。

    清河湾的村民本来就憋着一肚子火,何春光这样一扇动那里还能做得住,他们都来到了村室门前集?#24076;?#20309;春光站在一张凳子上大声说道:“各位大伯、大婶们、清河湾的老少爷们们,我何春光在这里先问大家一个问题,你们大家说,我媳妇你们的生态园董事长以前干的什么......”

    这时下面的村民?#23478;?#35770;道:?#23433;?#38169;...不错...?#22242;?#38065;了还都是她自己扛......”。

    何?#36824;?#36825;时大声说:“这还用说吗?董事长做事我们没有说的,还让董事长出来领导我们一起干吧!”

    下面的村民接着说:“对...春光...还是让董事长出来领着大伙一起干吧!我们都相信她......”。

    何春光接着大声说道:“既然大家这么信?#25991;?#20204;的董事长,就在昨天你们的董事长被逼的离家出走了,你们大家说咱们该不该向政府讨个说发,咱们找上游的化工厂讨债人?#20063;?#29702;咱们,他们说不是他们污染的清河水,咱们没有证据,咱们拿他们没有办法,但清河水?#26179;?#26579;了,这是事实吧!难道说咱们就这样忍气吞声,咱们不该让政府给咱们一个说法吗?”

    瞬间下面一片哗然,大家高呼着:“咱们要找政府讨个说法,咱们的养殖场不能就这样不白不明的这样?#26179;?#26579;了......”。

    何春光在上面高呼着,“大?#20197;?#24847;跟我何春光找政府讨个说法的就跟我走,咱们这就去乡政府讨个说法......”。

    清河湾的村民这时把内心憋了多日的怒火顷刻之间?#23478;?#21457;泄出来,都高呼着跟着何春光去乡政府讨说法。何春光刚走两步,对大家说:“大家先等我一下,我还得带上一个人”。

    大伙都相互看看清河湾的村民都到齐了,还能带谁,不会何春光连他儿子一块都带上吧!大家都在猜测之?#26657;?#20309;春光抱着何老歪的遗像走了出来,并对大伙说:“我要把?#19994;?#20309;老歪一起带上,为他死的不明不白而伸冤”。

    何春光抱着何老歪的遗像,带领着清河湾的村民浩浩荡荡的来到乡政府。陈乡长正在开会,就听见乡政府大院里哗然一片,还有人大声喊着:“还我清水,还我?#20197;埃?#24809;办排污企业......”。

    这时,乡里的一名工作同志慌慌张张的跑到会议室,进门就对陈乡长说:“陈乡长...不好了,你快出去看看吧!清河湾的村民来乡政府闹事了,他们还举着白旗,来到乡政府大院了”。

    陈乡长让大家继续开会,“该来的还是来了,你们继续开会,我出去看看......?#20445;?#38472;乡长早已猜测到清河湾的村民会来乡政府讨个说法,乡政府之所以没有马上出面,就是以为乡政府在当前情况之下,不能给清河湾村民任何?#20449;担?#20065;政府对清河的污染问题也是无能为力。

    陈乡长微笑着来到乡政府大院里,大声对村民说:“清河湾的村民们,咱有什么说来办公室里坐下说,我们乡政府能解决的一定给大家解决”。

    清河湾的一个村民说:“我们的养虾场被清河里的污水给污染了,我们要求乡政府给我们一个说法......”。

    陈乡长还是微笑着说:“?#26434;冢?#20320;们清河湾河水倒灌虾池事件,我也早有所闻,我们乡政府也密切关注着此事件的发展,但咱们乡政府也对该往清河里偷排污企业无能为力,他们大部分企业都在上游,不在咱们乡辖区?#27573;?#20043;内,咱们也管不了他们,我本人对清河的污染也?#26149;?#26840;手,目前环境问题已经成了一个非常棘手的事,上?#23159;?#26377;明?#20998;?#31034;,单靠咱们乡政府一席之力是很难做到的,就?#20204;?#27827;污染来说,咱们乡在下游真正的污染源在上游,咱们下游治理的再好,上游不治理咱们一样受污染。大?#19994;?#35785;求我可以理解,但作为咱们乡政府目前无法对大家做去任何?#20449;担?#25105;只能把大?#19994;?#35785;求?#20174;?#32473;县里,让县里给咱们一个明确的答复......”。

    清河湾的村民一看陈乡长也给不出大家想要的答复,“看来乡政府也给不出咱们什么说法,咱们就到县里去讨个说法......”。

    清河湾的村民又来到平川县县政府,为他们的受污染的养殖场讨个说法,何春光怀里抱着何老歪的遗像站在人群中间,他们高喊这着口号“还我清水,还我?#20197;埃?#24809;办偷排污企业?#20445;?#20182;们?#28216;?#30528;白旗,站在县政府办公大楼下请愿。

    平川县主抓环保的副县长刘青山,从办公楼窗户前第一眼就认出中间抱着遗像的何春光,他赶紧从办公楼下来,跑到人群中间,还没有等村民说话,刘青山就说道:“你们不用说我也看出你们是清河湾的乡亲们了,你们中间有好多人我都?#29616;?#20309;春光...你这是......”。

    何春光赶紧回答说:“刘叔...这是我父亲何文礼的遗像”。

    刘青山惊讶的说:“文礼哥...这是什?#35789;?#20505;去世的......?#20445;?#21016;青山的惊讶并?#20146;?#20986;来的,他在刚上办之时,他是清河湾村的包村干部,?#31508;?#20309;老歪是清河湾的?#25214;?#22823;王,他们之间那时没有少打交道,刘青?#20132;?#22240;?#31508;?#28165;河湾致富能手多还第一次被提拔。刘青山跟何春光也很熟悉,他也是看着何春光长大的,何春光也是对刘青山也是刘叔相称。

    何春光对刘青山说:“刘叔...我爸是在清河水倒灌养殖场时,?#32769;?#19981;幸?#24576;?#21040;河中淹死的...刘叔你得给我爸做主啊!?#20445;?#20309;春光说着就要给刘青山下跪,清河湾的村民也都跟着跪了下来。

    刘青山赶紧扶起何春光,并对大家说:“乡亲们...你们这时折杀我刘青山,是我对不起大家,是我该给你们下跪?#20445;?#21016;青山一下子也跪到地上。

    何春光赶紧把他扶起来,何老三也赶紧搀扶刘青山,“刘县长...这可使不得,您咋能给我们下跪呢!”

    刘青山起来对大家说:“乡亲们...我对不起大家,我想先祭拜一下文礼大哥...?#20445;?#21016;青山对着何老歪的遗像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刘青山继续对大家说:“大家还是到会议室里坐着去说吧!你们有什么怨恨今天都说出来,我刘青山一定会用我最大的能力来完成大?#19994;?#22809;愿”。

    李青山又走到那个举白旗的村民跟前说道:“还我清水,还我?#20197;埃?#24809;治排污企业,这个口号提的好,小同志能不能把你的这面旗子送给我”。

    何春光疑惑的问:“刘叔...你要它干什么......”。

    刘青山深沉的说道:“这是我们的警示语,还我清水,还我?#20197;埃?#25105;们到了该惊醒的时候了,现在的环境问题已经不再是一个小问题,我们该警醒了?#20445;?#20182;把那面旗子平平整整的叠好收藏起来。

    刘青山把清河湾的村民请到会议室里,他认真的记录了下来,村民所?#20174;?#30340;问题,并对清河湾的村民们?#20449;担?#19968;定给村民们?#21482;?#19968;个公道,还清河湾一个清洁、祥和村庄。

    作者简介?#21644;?#32418;伟(1982--)笔名:冰川。农村基层工作者,参与过精准扶贫攻坚工作和环境污染防治攻坚工作,业余时?#19981;?#25991;学写作,现写作诗歌一百余首,写有中长篇小说《沧海孤鹰》、长篇小说《第二夫妻》等文学作品。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墨琴 对 排律○咏梅 的评论
    第一次写排律,请大家多提意见..
    以殇公子 对 末日 死星 的评论
    看这个之前提醒一下先看一下①..
    以殇公子 对 末日 死星 的评论
    倒是和①有点像..
    以殇公子 对 末日 死星 的评论
    ③风格和②是不太相同的。..
    以殇公子 对 末日 死星 的评论
    剧透一下,③的话地点是在一个..
    11选5我可以准确定一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