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m8ssy"></nav>
  • <input id="m8ssy"><label id="m8ssy"></label></input>
  •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南京大屠杀(四十)

    时间:2019-02-20   作者:桦林边缘 录入:桦林边缘  浏览量:168 下载
         他想道:我要在下贱的该灭种的支那军民那里,纵情享受斩杀支那军民的痛快感受,等以后战争结束了,我就回到日本过晚年,在闲时,就回忆自己年轻时在支那南京那种想杀人就杀,随心所欲,要干什么就干,那种想杀支那人就砍,随手把支那军?#35828;?#32922;肠拖出来的充满自豪而无与伦比的纵快享受。  
    “冈本君,先把一个支那军人押在我面前。”田中军吉说干就做,马上把自己的想法付诸现实。  
    “田中上尉,你想要……”冈本小队长迷糊了。  
    “我不会放过和容忍支那军人敢对我们大日本军人放肆的开枪,我要让他们尝尝敢对我们大日军人放肆是要付出代价的。”田中上尉说,他几乎是在嘴里咬着牙齿,脸上的肌肉发硬地念叨道。  
    他仿佛是一个司令官那样,打算发一个命令,此时他感到自己是一个拥有或掌握了生?#26469;?#26435;的占领军司令。  
    十多?#31181;?#20869;,一百个中国国军战俘押在他面前。  
    田中二?#23433;?#35828;,?#25317;?#19968;个中国战俘开始,此时,他那?#25490;?#20154;脸像蛆看到了肉,或如一条野狼看到面前的多个孱弱无助的有?#35828;?#29454;物,一下,两只是单眼皮的小眼睛鼓得像猫头鹰的眼睛一样大,两小鼻孔顿时扩张,两个黑乎乎的鼻孔又圆 又大,如两个小黑洞,他薄嘴唇一翻开,你能看到如狼的两排白牙齿仿佛要伸出他腥红色的嘴里,他如一个跳蚤极力对着自己猎物捕去,就是猛砍。  
    顿时,他一口气都不息,也不觉得手砍麻,身子酸痛,狂砍了三十多个中国军人战俘。他在砍了三十个中国军人战俘后,把手抬起,擦他的女人长方脸,非常享受地大呼道:”冈本君,我浑身燥热,热得要死!”  
    砍累的田中上尉浑身大热。“来,冈本君,把?#19994;?#20891;刀拿着。”  
    “嗨,田中上尉。”  
    然后,冈本小队长把他刀口上粘有鲜红耀眼的中国战俘的血的武士刀拿着,田中非常满意地浑身舒畅地,一脸的如一个贼获得如愿后,发出心满意足的畅笑。  
    冈本小队长看到:自己上尉,把紧系在他壮实肚皮上的宽皮带解开,脱下他浅黄色的军衣和白衬衣,一下就把他身上的衣服脱光,露出他壮实、白白的肚皮,他黄色军裤上紧系着一根宽皮带。  
    “田中上尉,现在是最冷的冬天,你光着上身,不?#20262;?#20937;吗?”冈本小队长说。  
    “就是要这样,在寒冷中砍杀支那军人,才别有一番风味?你不懂,以这样的样子斩杀支那军人,是那样的神勇无比,还有只要让我多砍下支那军?#35828;?#22836;,着凉算了什么!”  
    “上尉的话说的太精辟了!”冈本不忘奉承一下自己爱听好话的田中上尉。  
    然后,田中不想再废话了,就一步快跨?#20132;?#21097;65个战俘的身旁,纵情而极度豪迈地要把65个中国军?#35828;?#22836;砍下来,二十?#31181;?#21518;,他砍下了50个战俘的头,他紧系着在军裤扣上的宽皮带上的光滑、累得一起一伏的肚皮上,都有被溅在他光滑肚皮上的多块鲜血,他?#34892;?#24615;感的胸腹上基本上是点和块状的中国战俘的血。  
    此时,一个国军老兵被捆住双手,反绑在背后,,他看到前面的88个战友都被田中一个个像砍西瓜在?#35813;?#38047;内,就砍的人?#20223;?#22320;,他看到,被砍死的战友兄弟的头如雪球夹带着鲜血在离他有五六米距离的前面脏的地上,如堆得凌?#19994;?#35199;瓜,还有一横过来的身着浅黄色军衣被砍头后,身子扑在地上,脖子被砍断后的鲜红创面,还有在脖子创面旁的脏地上悄然流下的一小摊滩鲜红的血。  
    已经无望了,只要听天由命,这个国军老战士在极度绝望中想道,他低着脸,就等在一分不到的就该他被田中砍头的时候。  
    此时,田中马上把军刀高举过头顶,对在这个老兵前面一个身体瘦的战俘高举他的武士刀,这个老兵知道,自己跟前面的一个战士一样,马上要死了,一切都没有指望。他右眼微微往上侧瞟一下,他看见:田中已经高举起武士刀,他 沾有满鲜血的肚皮一下猛地收腹,战俘感到刽子手离他很近,还看见了田中因一时猛使力,他扩张的胸肋骨就一根根鼓鲁起。紧接着,田中把军刀朝这个战士的脖子砍下,好像对田中来说,他说要砍就砍,他感受着杀?#35828;?#26497;度快?#23567;?#22909;像他看见血,和他肚皮上的血更能激起他狂砍中国军人战俘的对他来说是销魂的狂野。这后一个老兵看到自己战友的脖子被如砍西瓜一样,轻松而随意地被砍了,是呀,就砍了,好像田中对杀?#35828;?#24656;怖被愉快的杀人情景占据了。  
    在这个战友?#20223;?#22320;时, 田中赶快往侧边,把他大脚一迈到了这个老兵的侧身边,老兵看见他到自己侧身边,没有一句什么,什么也没有呀,他把田中看了一下,好像没有因为他听天由命的?#22253;?#30340;脸有什么。马上,老兵就看到田?#26657;?#20381;然充满不退减的杀气,和一?#25490;?#20154;脸上积满的残害弱者的野蛮神态。田中双手攥紧的武士刀,即刻举上头顶,一?#25490;?#20154;脸居然杀人?#32536;?#28072;红而充满随性而起的歹毒本性,看到田中举起?#35828;?#20992;,这个战俘老兵只得低下头,想道:死了,时间到了。他只好本能地闭上眼睛,就马上感到后颈子上,锋利的?#37117;狻?#26497;快地深入 进脖子里,一股剧痛在发冷的刀和脖子里产生,猛地一下,他感到一股风在他脖子上来了,紧急着,他脖子一冷,顿时,田中看到:中国战俘老兵被他砍下的脖子如他挥毫的急砍下,如砍飞的西瓜一下,往外面砍飞出去,老兵的身子没 有什么支撑般地如一块石头?#35828;?#22312;地上。  
    砍了老兵后,田中又看了后面还有十个战俘,实在太累了,他想就停止下来休息。  
    后面的十个战俘又如自己生命缓和一下,可以多活几?#31181;?#20102;。  
    对,我尽管砍累了,也不能让支那战俘多活一?#31181;櫻?#19968;秒都不得?#23567;?#30000;中想道。他马上用已经砍杀中国军人累的腰酸背不舒服的身子挺了挺,说:“冈本君,我砍累了,我要好好歇歇,等一会,再杀支那军人。来,你来露两手!”  
    “嗨!”  
    冈本回答。他看到一横过来的被砍死?#35828;?#20013;国军人战俘的头、身子,就心里吓得发抖。  
    他看到田中站在那里,把带血的军刀支在地上,双手放在军刀的刀柄上,呼呼地喘气。看见他不动,田中?#30171;?#20182;:“快点!一?#31181;?#37117;不能让支那军人苟活,我累了,你接着来.”  
    “嗨!”  
    冈本才拿起军?#38431;行?#27493;伐踌躇地,非常胆怯地走到一个中国战俘的侧身边,  
    他害怕,也没有胆量砍下去。他目光非常胆怯,好像他前面跪着的是绵羊。  
    “冈本君,你怎么了,怎么还不快动手!?”田中喊道。他此时,也一种看戏的?#37027;椋?#21644;看?#20572;?#40065;迅语)一脸充满新奇而好奇心的?#37027;?#31561;着戏开场。  
    冈本小队长在他的催着下,就吓的发抖地举起战刀,砍了两刀,都没有砍下中国战俘的脖子。看到中国战俘被砍了两刀才入表皮的两?#36214;?#30340;刀痕,才流?#35828;?#34880;。田中非常的不满意,他觉得自己尽管累,也要痛快而完美地享受斩杀中国军?#35828;?#28107;漓滋味。他一下走过来,非常不满意地斥责部下:  
    “你这样怎么?#26657;?#20320;没有吃饭吗?#23380;?#24320;,我来替你完成这个销魂的工作。”  
    说完,田中像有一种别人杀中国军人不?#26657;?#23601;他?#26657;?#20182;说?#26412;?#26432;,他感到杀中国军人战俘是一件愉快的事。  
    他马上就拿过冈本手里的军刀,说做就干的,对杀中国军人毫不客气的一下把这个战俘的脖子砍了,他马上就品味战胜中国军人战俘的神勇伟大的感觉……  
          当日本鬼子对南京城里的贫民、军人进行疯狂的极度歹毒的残杀开始后,家住南京城南口5号,一个姓哈的、是基督教的家里,住有夏淑琴一家。一九二九年生的夏淑琴才八岁。她的上面有大姐16岁的夏淑芳,二姐夏淑兰14岁,大妹妹夏淑云4岁,小妹妹夏淑芳1岁。她还有外租父聂佐云,外祖母周氏,爸爸夏挺恩,妈妈聂。  
    几天以来,他们一家知道国军和日本人在打仗,一个普通的家和一个一般的人只是聊一句而已,没有在意这场战事与自己的命?#35828;?#32852;系。而至于日军占领了南京城,夏淑琴一家也不清楚。在12月12月傍晚,他们一家看到有多个人提着箱 子,手牵着孩子,神色慌张地说:国军撤走了,日本人就要占领城了,很多人都?#29273;?#21335;京城逃命去了,留在这里,以后会被日本鬼子祸害的。可是,夏淑琴的爸爸也想走呀,这一大家人能到哪里去?他的妻子也想走,想到自己年老的爸爸 、妈妈都70多岁了,能经得起路途的?#23648;?#21527;?家人商量了,不离开南京城。  
    但是不离开,那种极有可能被日本鬼子祸害的担忧如一阵浓重的阴影一直笼罩在他们头顶上,使人压抑难安。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墨琴 对 排律○咏梅 的评论
    第一次写排律,请大家多提意见..
    以殇公子 对 末日 死星 的评论
    看这个之前提醒一下先看一下①..
    以殇公子 对 末日 死星 的评论
    倒是和①有点像..
    以殇公子 对 末日 死星 的评论
    ③风格和②是不太相同的。..
    以殇公子 对 末日 死星 的评论
    剧透一下,③的话地点是在一个..
    11选5我可以准确定一胆